求助申请 - 举报投诉- 反传销微博 - 反传销博客
您的当前位置: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 北派传销 >

西宁小伙网恋被骗西安“洛华侬”化妆品传销窝点

来源:西海都市报 编辑:祁宗珠 时间:2017-06-13
导读: 记者 祁宗珠 文/图 我是从传销工厂逃出来的 爸爸妈妈也不知道,最近这3个月,我去了哪里,我害怕回家,害怕面对他们。6月9日早上,身陷陕西传销工厂近三个月后,木子成功逃离魔窟,在陕西警方、救助站的帮助下安全回到西宁。 当日10时许,八一路派出所进进出







 
 
记者 祁宗珠 文/图
 
我是从传销工厂逃出来的
 
“爸爸妈妈也不知道,最近这3个月,我去了哪里,我害怕回家,害怕面对他们。”6月9日早上,身陷陕西传销工厂近三个月后,木子成功逃离魔窟,在陕西警方、救助站的帮助下安全回到西宁。
 
当日10时许,八一路派出所进进出出办事的人很多。他们从木子身边走过的时候,木子仔细打量这些人,他好像在辨认着什么。他的眼睛里仿佛还有一丝戒备,尽管好朋友张强就站在他身边。
 
坐在派出所两米多宽的调解室里,木子不断调整坐姿,说话的声音也时高时低。说到传销、逃离传销工厂等词汇时,他变得很敏感,情绪开始紧张,语速加快,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他干脆以“我公司”来介绍这个传销团伙。
 
我的初恋女友叫上官
 
3个月前,刚刚没了工作的木子在网上有了初恋女友——上官。她的老家在贵州,今年20岁,是西安一家名为洛化侬化妆品有限公司的销售主任。
 
说起他的女友,让木子最动心的还是上官不经意间送来的温暖:早起的时候她会说:“早安,宝贝,记得吃早饭。”还没到中午,她会在QQ上留言,“饿了吗?”木子说,一个人在饭馆干活,很累,但是女友的每一句话总是让他心里暖暖的。
 
“我失业了,没地方去了。”和上官交往两个多星期,木子决定说实话。
 
“没关系呀,你来西安,我陪你一起奋斗。”这句话彻底击中了木子的心。
 
木子说,自从离开饭馆,他不断被人指责,亲朋好友都说他求财心切,只想抄近路,发大财,不切实际。
 
为此,木子决定换个地方发展。“我要去西安,坐飞机。”4月4日,他发微信给上官。
 
我成了上官的下线
 
在西安的63天,木子始终心怀戒备。
 
“微信里说是我的女朋友,很想我,为什么人已经到西安了,就是不来见我?”木子刚下飞机给女朋友打电话,上官却说有事情来不了。直到4月6日,上官才出现。
 
“毕竟是网上聊的女朋友,没见过面,没相处过,我也拿不准。”木子说,第一天见面,上官陪他去了钟楼、世博园,晚上回来的时候,还给他找了一家便宜的旅馆。
 
直到4月20日左右,木子交了2900元正式加入洛化侬公司的时候,才慢慢得知,上官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之后骗钱。
 
比如,到西安第一天,介绍人不许和新人联系。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新人到西安这种大城市后感到孤独,需要有人和他交朋友。第二天帮他找便宜旅馆,是介绍人用来温暖新人的一种手法。而且,只要新人加入“我公司”,介绍人就能拿到500元的奖励。
 
从听到这些内幕开始,木子的心彻底凉了。他说:“我是她的下线,她从我手里骗了2900元……想了很久,我觉得她和我一样可怜,被人骗,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
 
“从这一刻开始,我一直心存戒备,我不想待在西安,我想离开。”木子说。
 
女友的老板称月入23.8万元
 
“我想救他们,他们都是被骗的。”聊天的时候,木子大声说出了他的想法。
 
木子说,他加入的D厂,只是洛化侬化妆品有限公司A、B、C、D四家工厂中刚刚成立的一家,有40多人,但公司的每家分厂有200多人,加起来也有600多人。
 
4月6日到6月8日,63天时间里,木子对公司观察,他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很荒诞:出门不许玩手机,不许戴装饰品,也从来不用任何化妆品。大家喜欢探讨化妆品销售业务,但公司的化妆品在哪里,木子从来没见过。即便是逛超市,他们转来转去,从不买任何东西。
 
木子以前是个厨师,做饭的事情自然会安排到他头上。木子说,炒菜能用的食材只有菜、油、盐三种。
 
更可笑的是做面,只需把面轻轻一拉,下到沸水锅里煮熟,加点盐就吃了。“这简直是对一个厨师最大的侮辱。”木子讥笑道。
 
最让木子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是有一天寝室领导跟他说,工厂的薪酬体系是很完善的,他的月工资23.8万元,此外员工的住宿由他负责安排,每天的伙食也归他管,上官也归他管。
 
木子说,即使这位寝室领导号称月收入几十万元,他开会给新人讲话的时候,经常能听到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叫声。
 
“23.8万元,这不是瞎说吗?一个月挣这么多,为啥不公开招聘?”木子向记者介绍情况时,情绪有些激动,他开始以“我公司”来介绍传销工厂。
 
我逃离时身上只有6毛钱
 
木子一直在等待机会。63天里,他见过不少新朋友,也见过不少老朋友为了逃出去,他们拼了很多次。
 
4月中旬的时候,一个叫老马的人逃跑被抓住后被饿了一天,这是木子自从有了逃离的想法后,获得的第一条经验。
 
此后十几天,老马好好表现,逐步赢得了寝室领导的信任。直到有一天寝室领导把早上开单元门的钥匙给老马后,老马在第二天早上起床,把做饭的女生骗到厨房洗菜的间隙,自己打开单元门成功逃走。
 
6月初,经常给大家做饭的厨师木子,也慢慢获得了寝室领导的好感。领导经常夸他,“厨师就是不一样,做的菜好吃。”为此,寝室领导指定木子做饭。
 
6月7日中午,寝室领导正在给同事们讲课,木子按时做午饭,隔壁寝室的小丽来帮忙。两个人一起做饭的目的是互相监督,防止有人逃跑。
 
那天,小丽开完单元门,就跑到阳台上给她的“男朋友”打电话去了。木子知道,按照公司规定,这个电话至少要打5分钟,所以这是他逃跑的最佳机会。
 
于是,木子冲进行李房,拿起书包,瞅了一眼小丽后,一口气跑下楼,冲出了单元门。跑了几百米,木子发现他的口袋只有6毛钱。
 
我想换个工作从头开始
 
尽快离开西安,最好的办法是去火车站。于是木子拿着手机地图导航,找到了最近的货运车站,之后又走到了客运车站。
 
中午时分,他走到了路边的派出所。他向民警求助时,一名来派出所办事的大姐听说他是从传销里逃出来的,给了他20元现金,让他先去附近的饭馆吃饭。
 
吃完臊子面,木子回到派出所时,民警说可以把他送到救助站,之后坐火车回家。当晚在救助站,木子遇到了和他一样刚刚从传销窝点逃出来的广东小伙儿。
 
“离开以后干什么?你有什么打算?”“不知道,我累了,睡吧。”同病相连,应该有共同语言,木子向小伙发问时,却被小伙一口回绝。
 
木子说,这就是受传销毒害的另一种表现。原本正常的生活,短时间里,经历了一场巨变,即便是原本积极乐观的人,与人交往时也充满了戒备。没有完全逃离之前,不敢跟陌生人说话。
 
8日11时许,木子乘坐公交车赶到西安火车站。领完票以后,他躲进火车站附近的小巷子看小说,中午他花两块钱,吃了一桶泡面。
 
晚上临发车前,木子买了一碗面、一瓶矿泉水,上车前他手里只剩下1.6元现金。9日7时20分许,火车到达西宁,他联系朋友张强后,一起吃了牛肉面。
 
“以后干点啥?”记者问。木子说,“我不想说我在洛化侬工作过,即便我这样写了简历,也没有人去核实,但我真的不想再撒谎了。我也没有勇气说,我去搞传销了,只能说,换个正常的工作,从头开始。”
 
“这段不光彩的经历,我希望彻底忘掉。对于上官,我在西安就见过六七次面。”木子说,“她就是骗子,我不愿意跟她聊天,也不想跟她说话。”
 
“我现在就想好好静一静,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回家,我也不会跟爸爸妈妈说起我的这段经历,我觉得特别丢脸。”(文中人名为化名)
 
传销工厂内部使用的万用介绍词。
 
木子逃出传销工厂后,找朋友借钱。
 
传销工厂里的培训记录。
 
原标题:小伙讲述逃离传销工厂经历
责任编辑:祁宗珠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