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申请 - 举报投诉- 反传销微博 - 反传销博客
您的当前位置: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 打传动态 >

男子深陷北海传销难自拔 被女友扇一顿耳光才清醒

来源:未知 编辑:王君莉 沈子谦 李楠 时间:2010-05-21
导读: 阿山说,这是传销人员必读书 近日,住在四方区的阿山(化名)给本报打来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要感谢本报。阿山说,4月底他刚从北海被女朋友强拉回来,在女友的要求下看完本报连续报道后才幡然悔悟。是女友救了我一命,而当时促使她去找我的原因就是因为看到了你
\ 
阿山说,这是传销人员必读书



  近日,住在四方区的阿山(化名)给本报打来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要感谢本报。阿山说,4月底他刚从北海被女朋友强拉回来,在女友的要求下看完本报连续报道后才幡然悔悟。“是女友救了我一命,而当时促使她去找我的原因就是因为看到了你们的报道,真的很感激你们。”

  想自己创业却掉进传销窝

  记者18日和阿山在一家茶馆见面。阿山说:“我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去年家里买了套新房,光贷款就贷了60多万元,我又交了一个女朋友,感情挺好的。我觉着既然女朋友跟了我,我应该有能力让她过上好日子,我就开始琢磨着创业。这时我一个从小一块玩到大的哥们把我带进了传销窝。当时我去考察了7天,其实就是洗脑的过程,和你们的报道很类似。培训时还说了一句很要命的话,‘你要是想帮他,你就对他说谎话;你要是想害他,你就对他说实话。’哥们说,回家要钱时一定要说去北海做摩托车生意。考察回来后我撒谎了,带着20万元做所谓摩托车生意的钱,4月1日和哥们一块去了,交了6.98万元的门票钱,然后就开始学习。跟上学差不多,参加培训的人很多都是大学毕业生,而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有不少。还有一家三口、四口一块的。我们都分团,一个团四五个人或者二十个人,里面熟人说,光北海就有5000多个团在做传销生意。”

  看了报道家人开始警觉

  “那段时间每次打电话,父母和女友都问我,在那边怎么样?我就以找门头、考察市场等借口骗他们。撒谎心里挺难受的,可培训时的话,让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的谎言。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女朋友给我打电话,上来就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那边搞传销?’当时,我就蒙了,她怎么知道的?她说要来看我,我不让她来,她坚持要来。听说我的女朋友要来,团里立马组织开了一个会,要把她也一块拉进来。我妈陪女友一块去北海找的我,妈和她一起跟来是个意外。而女友下飞机后第一句话就问,‘你是不是在干传销?’当时非常奇怪,她怎么会一上来就这么问?‘《城市信报》连续报道好几天了,就说北海传销的事,你要做了钱没了不要紧,咱人先回来吧。’女友说,看到报道后家人都很担心,就一块去找我了。”

  阿山说,“前两天也是带着她们到处玩,可那天刚回家,我女朋友甩手给了我一嘴巴子,然后就开始哭。可当时我坚信能发财,就跟女朋友吵,骂她傻,不知道赚钱。可只要我一说自己能赚钱,她就给我一大嘴巴子。争执了几天,我还是相信我能发财的。当时看我那么执拗,我家人都要放弃了。可我女友说了一句让我感动得想哭的话,“这是我爱的男人,我要把他带回去。”

  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引以为戒

  “接下来几天,白天他们开始对我妈、女友进行洗脑,可她们一点不信,晚上我们就吵、打。到最后女友说:‘如果你不回去 ,咱们就分手吧!’我女友对我感情很深,我出来闯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她,一提分手我妥协了。4月底,我们一块回来的。人是回来了,可我还是没彻底清醒。回到家也是整天吵,父母都被我气病了。女友辞掉了工作整天在家陪我。后来她就把你们的报纸都拿来给我看。培训的时候,有人说媒体曝光传销是国家的宏观调控,我不愿看,可后来看到记者的亲身经历才发现,太像了,跟我的经历几乎一模一样。看完你们的报道,我知道自己才是傻子。”他说。

  阿山说,为了自己的这次冲动,他交了五万块钱的学费 。现在他是彻底清醒了,可自己的铁哥们还深陷其中,而看到培训时那么多张年轻人的面孔,他希望通过自己的遭遇给年轻人敲响警钟。“我现在找了一份工作,工资不是很高。有好的机会我还会再争取,不过,也肯定会脚踏实地。”阿山说,他要结婚了,结婚后他会好好呵护深爱自己的女友,而自己这次经历也希望能让更多年轻人引以为戒。

  文/图 本报记者

  ◎相关新闻 被哄去搞传销逃出来后精神出问题

  “有个男的被朋友骗出去搞传销,自己逃回来,吓得睡不着觉,连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昨天半夜被急送市立医院西院了。”5月18日,记者接到了这样一条线索,立马赶了过去。那晚运送该男子去市立医院的120救护人员说那个病号看上去精神上受了不小的刺激。

  “昨天晚上11点多了,我们赶到老陈家里,推开门一看,老陈坐在地上,上身只穿了件衬衣,下身啥都没穿,他的大行礼包也扔在地上。老陈的家人说,他们怕老陈睡不着,就给他吃了两片安眠药,想让他好好休息休息,看着没用,刚刚又给他吃了两片,可还是睡不着。后来看他情绪越来越不对劲,就只好就给120打电话了。”张先生说。

  “他的家人说,老陈是让朋友骗出去搞传销了,也不知道去哪搞的,好像给整得不行了。反正他自己后来偷偷跑出来了,又不知道从哪弄的钱,给我们打了个电话。我们把他接回来不久,他就说在飞机场待了一天一宿了,别的啥也没说。看样子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觉了。”

  “在跟他家人了解情况时,老陈一直低着头,啥也不知道,好像把我们都当透明人似的。他看起来挺烦躁的,一句话也不说,不断地用手抓来抓去 ,我们给他检查一番,像他这种情况属于精神受到了刺激,最好是去医院处理。家人也同意了,我们的两个担架员就把他抬了下去 。可就在往下抬的过程中,老陈突然坐起来,把我们给吓了一跳,而且他看上去不是一般的烦躁,在车上,他还是不说话,两眼发呆,眼神无光,看起来很迷茫,不知道在想啥。”实习生 王君莉 记者 沈子谦  李楠

责任编辑:王君莉 沈子谦 李楠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