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申请 - 举报投诉- 反传销微博 - 反传销博客- 反传销论坛
您的当前位置: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 打传动态 >

贵阳观山湖十年打传之路:从“野蛮生长”到赶走数万传销大军实现

来源:贵州日报 编辑:贵州日报 时间:2018-10-08
导读: 仲秋,贵阳观山湖区金元国际小区,桂花幽香萦绕,居民悠然闲谈。此前,这里曾是另一番景象:三五成群的传销人员窜来窜去,居民安全感满意度急剧下降。 在传销窝点查获陷入传销的人员 早在2009年,传销大军便开始入侵观山湖区,四处蔓延并泛滥成灾。今年4月,经过持续

仲秋,贵阳观山湖区金元国际小区,桂花幽香萦绕,居民悠然闲谈。此前,这里曾是另一番景象:三五成群的传销人员窜来窜去,居民安全感满意度急剧下降。

 

 在传销窝点查获陷入传销的人员

早在2009年,传销大军便开始“入侵”观山湖区,四处蔓延并泛滥成灾。今年4月,经过持续不断的净化,观山湖区终于赶走盘踞十年的万人传销大军,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如果说行政执法取得了新突破,与此同时,齐头并进的刑事打击工作也同样取得新进展。

2015年,观山湖公安分局抽调20多名民警组成了打传专班,并根据局领导提出的“刑事打击带动清理整治,清理整治带动刑事打击”的思路开展打传工作。

 

观山湖区打传工作负责人在给传销人员“反洗脑”

2018年1月12日,观山湖区召开打击传销(下称打传)专题会议。这次会议,对反击辖区内横行近10年的传销来说具有决胜意义。

这是对传销发起的最后总攻。会后,公安、市场监管、社区、居委会等各部门连夜行动,形成一把功能强大的篦子,将辖区内的传销人员“篦”了出来,让他们无处遁形。

3个月后,观山湖区宣告,在面上实现“零传销”!

“十年切肤之痛,现在终于神清气爽,不容易啊!”回想起观山湖区数年打传之路,碧海社区政法委书记喻元平感慨。2014年下半年至2017年下半年,喻元平作为观山湖区政法委打传办公室工作负责人,见证并亲历了观山湖区传销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过程。

观山湖区大量房地产开发建设空前,很快形成了世纪城、碧海、会展城等商业和居住聚集区。2012年12月21日,观山湖区正式挂牌成立。当时,全区常住人口14万,流动人口30余万,但入住率仅有10%,有着3万余套空置房。

2009年11月25日,观山湖区市场监管局接到了第一起传销举报。

“只要城市空房率达到40%,传销组织就会‘闻着味’而来。”喻元平说,这是他多年打传总结出来的规律。传销组织需要一个固定区域集中洗脑,而且空置房多的地方租金不高,自然会吸引传销组织。

大约从2009年开始,大量传销人员涌进观山湖区。数字显示,2012年和2013年,是观山湖区传销最泛滥的时候,全区5个社区均被传销“染指”,辖区内的传销人员近5万名。

大量传销人员的涌入,严重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影响了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而且,除引发一些治安案件外,曾发生过数百名传销人员围攻派出所和社区并打伤执法人员的案件。可以说,当时传销已经到了非常嚣张的地步。

2012年,“野蛮生长”的传销引起了观山湖区的警觉,区委、区政府开始实施打传工作。

李远辉,碧海社区群众工作部工作人员。2012年8月,他进入群众工作部报道后,接到的任务就是负责碧海辖区内的传销摸底。

摸底发现,黎阳家园、碧海乾园、碧海红湖、中天山水园、观山湖1号、碧水云天等21个小区都有传销人员。而且,传销人员有上万之众,主要有广西、湖南、江西、重庆、四川等体系。

 

贵阳城乡规划馆,曾经每天有上千传销人员在此“开心门”

“人来人往,热闹得跟当年市西路一样。”李远辉说,各个小区内,传销人员三五成群,相互串门。这种热闹的场景,是传销人员相互之间带新人到各个窝点“洗脑”。

与此同时,世纪城、会展城等社区也安排工作人员对辖区的传销人员情况进行摸底。

传销为什么对观山湖这样“偏爱”?

喻元平分析说,除了当时有大量闲置房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观山湖是一个新区,有许多地标性建筑,便于组织者“就地取材”编造谎言。

传销分为“北派”传销和“南派”传销。“入侵”观山湖的传销,都属于“南派”传销。组织者冠以“纯资本运作”和“1040工程”等的名义,声称是国家秘密项目,刚加入的成员需要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就要不断地发展“业务员”,根据发展的人数按照“五级三晋制”的规定晋级获利,两年后就赚到1040万元。

观山湖区初次与传销“交手”,采取的办法是,由社区人员带路,公安、工商执法人员直捣传销窝点,发现一处,清理一处。

但传销人员打起了“游击”,执法人员端掉了一个窝点,不久,传销人员又折回,重新租房继续搞传销。到了后来,遣返走了广西体系,湖南体系又来了,湖南体系被遣返了,江西体系又来了,可谓是防不胜防,屡禁不止。

而且,被打击后,狡猾的组织者对被骗入的传销人员声称,这是国家在进行“宏观调控”,目的是清理走一批意志不坚定的人,同时,因为参与的人太多,也要清理走一批人,不然,大家都来参与这一秘密项目,将来谁来种粮食?谁来开餐馆?谁来开出租车?

王骞,观山湖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民警,2012年,他参与了“5·07”特大传销案的侦破工作。这起案件,在经营了一年多后,最终抓获了李尧江等32名传销骨干。此案一次成功依法打击32名涉嫌传销的犯罪嫌疑人,当时在全国尚属首例,为此,公安部、省公安厅还专门发来贺电。

“这是观山湖打响的涉传刑案‘第一枪’,极大鼓舞了我们的士气。”王骞说,最重要的是,通过“5·07”案件,震慑了仍在观山湖从事传销的人员,办案人员第一次摸清了传销组织的运作模式和组织架构,为今后办案积累了经验。

 

5·07特大传销案公开宣判现场

2013年下半年,观山湖警方破获的一起传销案中,抓获的郁某某属于“大总管”级别,还未“上总”,达不到“30人三层级”的刑事处罚标准,但证据又表明,郁某某在该组织中,又承担着领导者的作用。

是放还是刑拘?正当办案人员困惑的时候,2013年11月14日,最高法、最高检和公安部出台了《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意见》明确:在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以及承担管理、协调等职责的人员,均可以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

郁某某符合《意见》中认定的标准,被观山湖警方刑事拘留。不久,郁某某被法院判刑。

“这在传销组织中引起了震荡。”王骞说,传销组织者都知道,此前,相关法律规定,达到“30人三层级”的组织者、领导者才能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实际办案中,警方要找到证据认定,确实太难,因此许多传销组织者往往抱侥幸心理。《意见》的出台,认定组织者和领导者的标准又有了新的规定,可操作性更强。

后来,警方办理的数起涉传案件中,像郁某某一样的多名嫌犯,均一一被依法打击。

从2012年打响涉传刑案第一枪至今,观山湖区公安分局共破获涉传案件100余起,抓获传销骨干200余人,这些嫌犯,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至6年。为形成震慑力,观山湖区还将几起影响较大的案件进行公开宣判。

按照喻元平的说法,在观山湖的打传工作中,公安、工商具有尖刀作用,而住建是一把铁锤的作用,最终,在“尖刀”和“铁锤”的作用下,通过刑事打击和“以房管人”,极大挤压了传销的生存空间,加上辖区铺天盖地揭开传销真相的宣传,导致传销人员难以发展下线,传销资金链枯竭、断裂,引发了参与者与组织者之间的矛盾,出现了传销人员将头目扭送公安机关,并向工商、公安部门举报和头目自首的局面。

为了彻底扭转被动局面,2014年底,观山湖区将“打传办公室”设在了区政法委。

喻元平调任观山湖区政法委打传办公室工作负责人,统筹全区的打传工作。他说,前期的打传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属于“散打”,没有真正系统形成合力。通过分析前期工作得失,不久,观山湖区提出了指导打传工作的16字方针:政法抓统、社区牵头、部门主责、社会协同。同时,还提出了“月月有主题、周周有行动、天天有内容”的工作举措。

随后,在政法委的统领下,区公安、工商、检察院、法院、社区等部门相互配合,通力协作,新的长效工作机制逐渐形成。

然而,随着工作的推进,一个新情况又出现在大家面前,成了打传工作的又一“拦路虎”。

执法人员发现,少数房东竟然故意将房屋租赁给传销人员。原来,所有房东与租客签租房合同时,都有一条“租赁房屋用于违法活动,不退押金”等的条款,租客因参与传销活动被清理后,房东便拿出这一条款,理直气壮不予退还传销人员押金及房租费,但过后不久,房东却又将房屋租给了其他传销人员,并故意给打传办举报清理。如此反复出租,少数房东竟把这一手段变成了“生财之道”。

类似的情况,严重阻碍了打传工作。

“以前采取的行政告诫、劝说既然不管用,那就在法律上找突破口。”观山湖区市场监管局公平交易局局长江山说,他认为,在后来的工作中,用好法规,用足法规,成了打传工作中一大“法宝”,局面也随之被扭转。

国务院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下称《条例》)中第二十六条规定“为传销行为提供经营场所、培训场所、货源、保管、仓储等条件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

随后的工作中,因为租赁房屋未登记备案,一批批房东被处以500至1000元的罚款。

就这样,“以房管人”的机制渐渐形成。至2016年,全区共登记出租房屋49236间,行政处罚497户,罚款200余万元。

期间,观山湖政法委每月都要组织一两次大型的主题打传行动,而各社区则根据各自特点在打传,并通过各种形式宣传。每清理出一批传销人员,都要让他们进入“反传爱心大课堂”,让打传队资深队员为传销人员反洗脑。

从2014年底起,传销在观山湖区的“增量”终于被控制。

通过两年的持续奋战,进入2016年6月,观山湖区的打传工作终于出现拐点。

据统计,当时滞留在全区的传销人员已下降至5000余人,无传销小区楼栋覆盖率达到了90%以上,全区12个乡镇社区中,除世纪城、碧海、会展社区外,其余9乡镇社区实现“零传销”。

此后,观山湖的打传工作开始从区级层面集中打击清理向基层常态化打击清理转变,社区、居委会依托公安、工商专业打传队伍,牵头开展日常清理机制日渐成熟。

李远辉清楚的记得,2017年10月,他与同事再次对碧海社区的传销进行摸底调查,辖区的21个小区中,仅有148个窝点约800名传销人员。

2017年11月4日,观山湖区召开了相关会议,组织各方力量对辖区传销进行了一次集中清理,2个月后,辖区内的传销人员只是极少的存在。

2018年1月12日,观山湖区召开了打击传销工作会议。会后,全区上下统一连夜行动,对传销发起了总攻,开始了新一轮的不分昼夜的打传。

观山湖区公安分局派出30名特警、市场监管派出5名执法人员进驻碧海社区“助阵”,与社区派出的3人一起,一个窝点接着一个窝点清理。

临近春节前的三天,李远辉已有半个月没有回家了,怀有身孕的妻子来到单位,等他一起回三都老家过年。

妻子陪伴他两天后,晚上9时许,李远辉与其他队员一起来到中天山水园的一个传销窝点,这是他们这一组手上的最后一个线索。将5名传销人员按程序清理回到单位后,已是凌晨2时许。领导批准后,他才驾车与妻子踏上了回三都老家的路。春节回来上班至今,李远辉再也没有参与过清理传销窝点的行动,因为碧海社区已提前实现了“零传销”。

据世纪城派出所所长吴凯说,总攻阶段,世纪城最多的时候每天要遣返传销人员数百上千人,到了后期,越来越少。2个多月后,即今年4月份,世纪城、会展城社区先后传来好消息:最后盘踞的传销人员也被全部清理。

喻元平说,通过数年的夯实基础,到“1·12”发动总攻,最后一场战役终于将“残敌”全歼。

观山湖区在面上实现“零传销”后,群众的安全感满意度迅速上升。以碧海社区为例,今年1至8月,刑事案件发案率同比下降44%,其中盗窃案下降78%,上半年安全感测评中,碧海社区在全市排名上升了57位次。

为了巩固好不容易取得的战果,防止反弹,今年5月7日,观山湖区制定了工作方案,将工作重点放在“回头看”守住房源控住源头上。与此同时,打传人员时常到城乡规划馆、市民广场等地传销人员“开心门”的地方巡查,一旦发现有其他地区专程到此洗脑的传销人员后,立即劝返。

责任编辑:贵州日报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10165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