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反传销协会解救部解救系列之——邯郸行

时间:2009-11-29 15:02来源:反传销协会 作者:admin 点击:
我反传销以来,离开家的日子已有几百个日日夜夜,多少次我在解救劝说途中路过家门的时候,我踌躇了,犹豫了,犹豫着是不是回家看看,看看调皮的小妹,看看日渐苍老的母亲,看看父亲的腰背是否还硬朗,可是我不能回家,也无颜回家。曾经的过错,让我还是无法
 


    我反传销以来,离开家的日子已有几百个日日夜夜,多少次我在解救劝说途中路过家门的时候,我踌躇了,犹豫了,犹豫着是不是回家看看,看看调皮的小妹,看看日渐苍老的母亲,看看父亲的腰背是否还硬朗,可是我不能回家,也无颜回家。曾经的过错,让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尤其是无法原谅曾经对父母的伤害。我忘不了父母因为我当时痴迷传销整天在家以泪洗面的日子。。。。。。


    伟大的作家高尔基说过:“父爱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巨著。读懂了它,你也就读懂了整个人生”。也许现在我们还不能完全读懂他,只有我们自己为人父母时才会理解父母的辛劳。现在我们应该珍惜他对我们的爱,学会理解并体会他为我们付出的一切。



    父爱如山,父爱无言,父爱在行动中,让我们感受到爱在其中,如春雨般,“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从而浇灌了一棵结满爱的参天大树。



    母爱如水,母爱的水是在我们成长过程中一点点积累而成的;母爱的水是一种温柔,陪伴着我们的一生。母爱的水,是我们疗伤的圣药。



    2009年10月份,中国反传销协会接到了来自内蒙古老张的求助。老张是一名教师,儿子去年大学毕业,家里几乎花光了积蓄帮助儿子在电力局安排了工作,但是三个月前儿子去邯郸见了一次朋友回来后,不顾家人的阻拦,毅然辞去了电力局的工作,去邯郸工作了。



    老张家人开始对此毫无戒备,认为儿子找到了更好的工作,但是儿子去邯郸三个月后,也就是大概9月底,儿子强烈要求母亲去邯郸看看,并说在邯郸找了一个女朋友。母亲满心欢喜的去了邯郸,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到母亲出了邯郸火车站,儿子小辉和一个女孩子来接站。和儿子在一起那个女孩自称叫小玲,小玲一口一个妈妈,叫的小辉母亲感觉很不自在,感觉即使是儿子的女朋友,可也不能第一次见面就叫妈妈啊?



    之后小辉的妈妈在邯郸生活了5天时间。在这期间,小辉带着妈妈每天上午听课,下午串寝室,从事一种叫做“天津天狮”的网络营销事业。(也就是臭名昭著的假天狮传销)在这期间,小辉母亲一直强忍着心中的悲伤陪着儿子,最后,母亲说回家处理事情后在回来,回到了内蒙古老家。



    回家后老两口整天以泪洗面,多次劝说儿子回家,不但儿子毫无回家之意,而且是双方关系急剧恶化。无意中,老张在网上联系到了中国反传销协会(www.fcxxh.org),经过和协会工作人员沟通后,老两口有有了解救儿子回家的信心。但是要求协会安排人实地解救需要把往返差旅费用提前打到协会的,以防止一些传销分子的恶意报复协会工作人员。老张经过在网上搜索,了解到多家媒体多次报道过反传销协会的解救事迹,但是老张还是有些担心,万一打钱过去了,人家不安排人过来怎么办?于是老张联系协会,要求协会先安排人去邯郸,等到了邯郸在报销往返的差旅费,于是我和李旭经过商量,感觉老张不是传销分子报复,决定先自己垫钱买票去邯郸,等见面后在报销往返差旅费用。



邯郸解救第一天:

    早上和老张两口在邯郸见面后,我们决定让小辉母亲打电话给小辉,说已经到了邯郸来看他,让他来接人,结果小辉马上关机,我们认识到,这是传销组织警觉了,由于之前小辉母亲已经劝说过小辉让小辉回家,并说小辉做的是传销,传销组织怕小辉母亲带家人来把小辉带走,故指示小辉关机不给家人联系。



    我和李旭果断采取第二套方案,让小辉母亲带领我们去小辉所在寝室找人,结果由于地形复杂,小辉母亲已经找不到小辉寝室具体位置,只能找到寝室所在的那个村庄——邯郸市下属的南堡乡大北堡村,这种情况下,我和李旭带着小辉的照片,在这个远近闻名的传销村开始了寻人之行。



    一整天的时间,我和李旭奔波在整个村庄以及附近的公园等传销组织经常出没的地方,徒步行走近十个小时,到晚上,我们掌握了很多传销组织的寝室,但是没有发现小辉的身影。这时候李旭想起了在邯郸当地有一位反传销的热心人士,叫做列兵。李旭试着联系了列兵,看列兵作为当地人,能不能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没想到的是,列兵为人非常豪爽,痛快的答应了可以帮忙,不久后列兵及其朋友赶来与我们汇合,初次见面后我们谈话非常投机,于是我和李旭请列兵及其朋友去吃饭,并且我们一同商定了明天的找人计划。



邯郸解救第二天:

    早上,列兵及其朋友早早赶来与我们汇合。一行四人继续的寻人行动。等到下午的时候,终于掌握了小辉的寝室所在。我和李旭果断联系了当地的执法部门,对小辉所在寝室的传销人员进行了抓捕。但是小辉恰好不在寝室,但是我有信心,只要把这个寝室的传销人员带到派出所,我就有把握让小辉出来见面。



    在派出所,经过调查了解到,当时陪同小辉去接小辉母亲的女孩小玲就是这个寝室的C级别寝室领导,她骗小辉过来纯粹是感情邀约,说白了就是以和小辉谈感情为理由骗小辉加入传销组织。



    经过审讯,确定了小玲是领导级别。根据2009年最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4条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小玲实施了刑事拘留,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



    而小辉,通过我和李旭的技巧相约,他也来到了派出所。我们把他带到宾馆进行了劝说工作。经过劝说,小辉完全明白了自己做的是传销,并因为之前对父母造成的伤害进行了道歉。老张两口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晚上。列兵因为工作原因,提前回家。在此,我们代表所有的陷入传销的受害者以及反传人士,对列兵这种热心无私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感谢!并祝愿他在以后的工作中事事顺利。



    至此,此次邯郸之行完美成功。



    传销不灭,战斗不止!以我之热血,换汝之明天!



\

上面图片是在前期的侦查中看到的这个村子的各种各样的出租房子的小广告,也许这些租房的便利条件,也给传销组织提供了滋生的土壤吧。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在线咨询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中国反传销协会咨询救助热线
    010-87688211 010-87687239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反传销协会微信公众平台:lixufcxxh
推荐内容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