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包头一传销组织自动瓦解的背后传销后遗症

时间:2010-01-11 11:09来源:内蒙古晨报 作者:贺静 点击:
2009年12月30日23点,中国反传销协会志愿者麻袋(网名)从北京给记者打来电话,麻袋显得非常兴奋,他告诉记者:包头火车站附近林南小区一个近百人的传销团伙在内外夹攻下无法重聚人心,已经自动解散,大部分传销人员平安回家。 也许,这个消息对于普通民众来

 \

  2009年12月30日23点,中国反传销协会志愿者麻袋(网名)从北京给记者打来电话,麻袋显得非常兴奋,他告诉记者:包头火车站附近林南小区一个近百人的传销团伙在内外夹攻下无法重聚人心,已经自动解散,大部分传销人员平安回家。

  也许,这个消息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奔走在全国各地、以解救传销人员为职业的中国反传销协会志愿者来说,这次包头林南小区传销团伙的自动瓦解却是反传销手段的首次非正面打击而产生的意外效应。

  ○ 求助本报  

  传销小头目欲救下线

  一切都要从2009年11月17日说起。

  当日下午,中国反传销协会志愿者李旭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大致为:中国反传销协会志愿者麻袋已经从北京前往包头,正在解救传销人员,希望得到本报的帮助。记者与麻袋取得联系并约定18日早上在本报包头工作站见面。

  18日上午9点钟,麻袋准时出现在本报包头工作站,与其一同前来的还有两名20多岁的小伙子。他们都是从林南小区传销泥潭走出来的,来自山东的董齐和来自南昌的任峰,董齐的级别已经上了B级,算传销组织的一个小头目。

  根据董齐和任峰的描述,他们是悄悄返包的,传销组织内部还不知道他们已经醒悟。任峰是在家人的善意欺骗下于1月初回到南昌的,经过麻袋的劝解,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小伙子马上就醒悟了。而董齐则是任峰女朋友的上线,正好回南昌办事,于是,麻袋让任峰把董齐和其女友王茹带到北京,给他们进行了及时彻底的反洗脑,三人终于在正道上相遇了,而他们此时已经意识到传销的危害性和可怕性,因此三位年轻人“上岸”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把他们的30多位下线从传销组织中解救出来。他们达成共识,让王茹回去做内线接应,麻袋、董齐和任峰外面配合,一举摧毁这个传销组织,救出下面的兄弟姐妹。而且,如果有可能,他们愿意提供上面一些头目的电话号码,彻底将这个组织打垮。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秘密的,他们一边与传销组织周旋,一边暗自行动。

  ○ 内部有变  

  30多人集体逃离包头

  了解完大致情况后,记者马上与包头沼潭派出所的尹指导员取得了联系。尹指导员听完记者的讲述后,立刻表示会与分局联系并做周密部署,并约定在21日上午出击,一举摧毁这个传销组织。

  当时的计划是,让董齐的女友王茹做内应,任峰和董齐带路,借助公安部门的力量,把王茹所有下线带走由麻袋来做反洗脑工作,同时王茹、董齐提供给执法部门传销组织B级别以及A级别的联系方式,由公安部门进行侦查抓捕这些传销头目。

  21日上午9点,在沼潭派出所,尹指导员已经整装待发,记者却怎么也联系不到麻袋。正当记者焦急时,10点50分,麻袋给记者打来电话,说他们刚刚回到北京,并且悄然带走了30多位传销人员。

  原来,就在王茹行动的时候,传销组织内部开始怀疑她了,王茹感觉到了很大的阻力,不好轻易带出下线而让麻袋洗脑,还有就是之前王茹带出的一个下线在经过麻袋的反洗脑后反应明显,消极地对待传销行为而被传销组织察觉,传销组织已经开始对他们进行调查。还有几个下线也表示,以前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传销。后来知道自己是在搞传销后,感到非常懊悔。为了大家的人身安全,20日下午,王茹把所有的下线叫到自己的宿舍,由麻袋进行反洗脑工作。经过2个小时的劝说,30多人知道传销内幕后痛哭流涕,并表示不再继续骗人。

  于是,在麻袋和董齐、王茹的带领下,他们于当晚8点秘密从包头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因为其中大部分是南昌人,准备从北京转车回南昌。这个时期他们不敢接任何人的电话。

  ○ 回到南昌  

  上线遭到下线绑架

  按理说,30多位传销人员幡然醒悟、及时回头、安全离包,对于解救他们的人来说倍觉欣慰,对于传销人员本人而言,虽然自己走过一段弯路,但能够及时改正并主动回头也算是一件幸事。可是,22日,任峰和女友却在南昌被下线绑架了。

  当然,这些都是事后记者从麻袋那里了解到的。21日,记者与任峰联系,可电话总是打不通,于是记者只好求助麻袋,麻袋也联系了多次,也没有联系到任峰。

  24日,麻袋终于联系到任峰,没想到,任峰告诉了他一个惊心动魄的消息:22日,当任峰等人集体到达南昌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任峰的女朋友王顺一下火车就被二十多个人围在中间,任峰过去保护王顺,也被围住。之后王顺和任峰被这些人强行带到一个宾馆,逼迫王顺交出身上所有钱财和手机。

  为求自保,他们只交出了身上所有的钱,共计14000元。同时这些人还逼迫王顺写下了一个两万元的欠条。在这个过程中,两人被强行扣留13小时。直到他们被放出宾馆后才明白,原来这些人都是王顺的一个下线小梅指使人干的。

  小梅在一个星期前被骗到包头,被传销组织洗脑后,交了16套上线款共计46400元。刚交完钱,就得知自己被骗了,气愤不过的小梅与自己的朋友取得了联系,随后她的朋友带人来强行绑架了王顺,逼迫王顺返还自己的上线款。所幸的是,王顺和任峰现在已经安全。事发后王顺报了案,当地公安机关已经立案调查此事。

  ○ 社会思考  

  传销后遗症更可怕

  昨日,记者按照董齐等人提供的地址去林南小区,发现很多地方已是人去屋空,一片狼藉,再也没有董齐描述的热闹场面。

  麻袋说,这个组织之所以不打自垮,跟带出来这么多人尤其很多小领导级别的人有关,这些人在传销组织里面很有威信,他们通过电话劝说里面的人,这个组织慢慢就垮了。

  任峰和王顺被绑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但反传销志愿者麻袋认为,王顺被下线绑架索要上线款并不是偶然的事情,类似事情发生过很多次,有很多下线报复上线采取一些极端手段,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反过来讲,很多上线也是受害者,他们在传销的迷惑下认为自己干的是一个能挣大钱的事业,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才邀约了自己的亲朋好友,也是抱着让亲友一起发财的目的。

  传销是会上瘾的,曾经因为传销而耽误了学业又走上职业反传销之路的麻袋对记者说,传销者都在头脑中编造着一种很美丽的幻境,时间一长,便对这种幻境产生了强烈的心理依赖,所以幻境一旦破灭,传销分子似乎从天堂跌到地狱,他们很难接受。

  麻袋认为,传销后遗症比传销本身更可怕,除了一些下线报复上线走极端之外,还有的被解救出去的传销人员和吸毒者一样,一旦让他们停止,一定是痛不欲生。所以,不要认为将做传销的人带了回来就成功了,实际上,进一步观察他们的心态变化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会有严重的心理问题,会产生一些过激的想法,比如自杀、抢劫、诈骗等。

  本报记者 贺静

  ○ 相关新闻  

  打击传销 志愿者为救人遭刀砍

  34岁的汤平林是一名农民,来自江西宜春袁州区洪塘镇偏僻山村,两年前来到宜春城区做点贩菜的小生意,是目前宜春市打击传销活动的唯一一名志愿者。

  2010年元旦当天,他为了解救一名被骗来搞传销的小伙,头部被传销分子砍伤。据了解,在半年多的“打传”活动中,他深入小街僻巷踩点300余个,并配合公安及相关部门解救出多名受害者,但从未要过一分钱报酬,其行为感动着许多宜春市民。

  4日下午,记者在宜春市新建医院见到了汤平林,他正躺在病床上输液。随后,他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

  1日18时左右,汤平林行至城区较僻静的柒家岭一栋民房前时,突然听到三楼有人喊“救命”。他马上意识到里面有紧急情况,由于当天是节假日,考虑到“打传”办的人已放假,他就赶紧打了朋友胡思平的电话,胡又带上了朋友易某快速赶到了现场。三人冲到三楼,在多次喊话下,房门终于打开,内有男女共六人,其中喊救命的是一位20岁左右的四川籍小伙子,其自称被骗来搞传销,很想回家。

  随即,汤平林3人将另外5人控制住,并搜集现场的传销资料。孰料,从四楼冲下六七名手拿着粗棍的男子,其中一人冲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朝汤平林头上砍来,因流血过多,汤不久便倒地失去了知觉。醒来后,汤平林才知是对面楼的一位居民看到后,打了120和110。两位同来的朋友也受了轻伤,自己的500元现金和手机也被抢了。

  随后,记者从主治医生陈医生处了解到,汤平林头部被砍两刀,现在伴有头痛、头晕、恶心等症状,这都是伤后的正常情况。目前,汤平林生命体征还较稳定,是否会留下后遗症不得而知,目前为止,汤平林已花了4000多元医药费。

  在谈到治疗费用时,汤平林有些激动地表示,“流点血和自付医疗费我都不在乎,只希望砍人者能得到应有的惩罚。”据了解,当日事发后,110只抓到了4人,包括砍伤汤平林的凶手。后来,110将4人送到辖区的胜利派出所后,3日早上就全部放了。对此,汤平林表示不解。

  当被问及为何如此执著地干起“打传”志愿者一事时,汤平林说起了一个故事。

  汤平林说,自己是名农民,来宜春市区做点贩菜的小生意,现和妻儿一家三口租住在城区一套简陋民房里。去年4月底,他途经一民房时,看到了一名女传销受害者跳楼惨死的场景,此后每想到此事,他就感到很痛心。

  也就从那时开始,他立志要加入打击传销的队伍,去年5月,经过申请,他正式成为宜春市“打传”办的一名志愿者。不久,他发挥自己走街串巷卖菜的优势,先去踩点然后报告,再和专业人员一起行动。“打传”办和警方根据他的踩点,曾多次实施行动,解救出多名受害者。汤平林称,自从当志愿者以来,他未得过一分钱报酬,但这是他心甘情愿的。

  宜春市打击传销办公室的刘主任在接受采访时称,汤平林很有正义感,是目前该市“打传”组织的唯一一名志愿者,他这次为救人而受伤,应该属于见义勇为,但令他遗憾的是,行凶者被抓后又放了。由于正值放假,法医无法出具正式的法律鉴定文书,只开了一个简便的书面证明,证明汤是轻微伤乙级。

  刘主任告诉记者,汤平林曾因参与解救过洛阳籍一家人,被洛阳媒体报道,成了当地的名人。这次正逢元旦放假,汤平林没及时报告,加上又没有人员配合,才显得势单力薄。

顶一下
(28)
90.3%
踩一下
(3)
9.7%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在线咨询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中国反传销协会咨询救助热线
    010-87688211 010-87687239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反传销协会微信公众平台:lixufcxxh
推荐内容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