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申请 - 举报投诉- 反传销微博 - 反传销博客
您的当前位置: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 反传故事 >

李旭:拯救传销者

来源:法治周末 编辑:尹丽 时间:2011-08-24
导读: 误入传销组织,在成功脱身后,他发起成立了民间反传销协会,改变了他的人生同时也让他经历了苦涩与欣慰交错的人生境遇 文/图 本报记者 尹丽 发自北京 8月18日,吃过午饭,一名男子在北京宋家庄一间出租屋里整理行装,准备出门。他个子不高,眉宇中透着温和之

 

 

    误入传销组织,在成功脱身后,他发起成立了"民间反传销协会",改变了他的人生同时也让他经历了苦涩与欣慰交错的人生境遇

文/图 本报记者 尹丽 发自北京

    8月18日,吃过午饭,一名男子在北京宋家庄一间出租屋里整理行装,准备出门。他个子不高,眉宇中透着温和之气。

    没过多久,男子拎着行李走出来,对等候的一对年轻夫妇说了声:“咱们走吧。”年轻夫妇脸上露出释然的神情,他们终于搬到了救兵,不枉一早从天津驱车而来。

    这对年轻夫妇的家人被传销组织洗脑后听不进任何劝解,好不容易回到家,只想着再多拉上几个人“发财”,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

    在这对年轻夫妇的眼中,他们搬到的救兵,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只有他,能够劝动他们顽固的家人。

    “救命人”叫李旭,是“民间反传销协会”的会长。2009年1月,李旭发起成立这个协会,义务帮助受害者走出传销泥潭。

    李旭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个帮助的人。实际上,他曾在网络上写了不少日志,记录自己每次劝说的过程。但这两年来,他已无暇顾及。

    一个较为具体的数字是,自民间反传销协会成立以来,每年帮助解救上千名传销受害者,让他们开始了新的生活。

    而对李旭而言,反传销也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传销者的救赎

    如果不是7年前的那个决定,李旭可能过着这样的生活:一家三口,经营着小超市,日子过得虽不富裕,倒也安逸和睦。

    但就在2004年春天,李旭家的小超市生意不景气,他被亲人从辽宁鞍山骗至江苏徐州。在徐州,他开始做传销,深陷经济邪教的阴影之中。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进入传销组织的前两天,我对传销还是很抵触的。但由于处在封闭的环境中,被传销者不断洗脑,我逐渐相信,传销并不违法,而且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地做生意,就能获得巨大的财富。”

    一年半以后,李旭从传销组织的最底层,成为小头目,发展下线50余人。也由于身份的“升级”,他了解了更多传销组织的内幕,也得以获得上网的机会。在网上搜到的信息告诉他,他的“事业”,就是传销。而梦想中的暴富,也永远不会到来。

    于是李旭退出了传销组织。看起来,他的生活就要回到正轨上,损失的无非是一年半的时间与金钱。

    但李旭偏偏作出一个出乎家人预料的选择:他要将全部的精力放到义务“反传销”上,他奔走各地,宣传传销危害、劝说甚至帮助警方解救传销受害者……

    原来,李旭不能忘记,他脱离传销组织后,回到鞍山家中的痛苦心情。“邻居也被我骗去做传销了,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所以不愿出门,一度抬不起头。”他把自己参与传销的经历写成了一篇网文:《传销,我心中永远的痛》。不想很多人因此认识李旭,并开始寻求他的帮助。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决定反传销后,他却有了别样的人生境遇。

    一天深夜,李旭正在鞍山家中上网,为几个传销受害者支招。突然,老母亲推门走了进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母亲挥动着手里的棒子,大喊着要砸掉电脑。

    老家在四川阆中农村的李旭,在父亲去世,两个姐姐远嫁后,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拮据。

    1992年,李旭高中毕业,为了减轻母亲负担,喜爱文学的他没有继续学业,而是赴京打工。身体瘦弱的他,先后找到几份重体力活,做了半年后,身体根本扛不住,于是,他又到辽宁鞍山,靠做豆腐起家后,开了家小超市。起早贪黑经营了几年,他买了一套房子,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因此,在母亲看来,她唯一的儿子走上反传销道路,简直是把过去的苦日子抛在脑后,完全不知道珍惜来之不易的安稳生活。

    李旭的妻子也反对丈夫一心反传销,她曾劝丈夫,不要把手机号等联系方式公之于众,或者换个电话号码,但都“劝不动”。最终,妻子选择离婚。

    “我是个很执著的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他说,自己的坚持,无非是抱着救赎的心情,帮人帮到底。

不是正常人过的生活

    2009年1月,李旭发起成立了“民间反传销协会”。此前,他要么单打独斗,要么与其他反传销人士组成松散联盟,跑遍了全国传销重灾区。

    最令李旭难忘的经历是,2007年8月,他在广西来宾、桂林、北海等地卧底一个月,只为揭去传销组织所谓“连锁销售”的幌子。

    因为被认为“断了传销者的财路”,李旭曾被一群大汉从出租车上拽下来拳打脚踢,被打得遍体鳞伤。

    但能难住李旭的并不是反传销过程中潜伏的危险,而是缺乏经济支持。因为全职做反传销,他没有正式工作。困难时期,他几乎身无分文,连路费都出不起。还曾掏出儿子存钱罐里的硬币交宽带费。所幸有网友自发捐助,他才得以勉强将反传销进行下去。

    如今,虽然成立了“协会”,招募到了全职的志愿者。可李旭仍然走得艰难。

    民间反传销协会的办公地点就在北京宋家庄一处两居室的出租屋内。走进门,凌乱的厨房首先映入眼帘,为了节省开支,志愿者都是自己买菜做饭。

    出租屋的客厅,相当于协会的办公室,几台电脑前,几名年轻人正在忙碌。电话铃声此起彼伏,他们不时拿起话筒:“你好,这里是民间反传销协会……”而在电话的那一头,常常是一个个等着他们出主意的传销受害者。

    协会的志愿者也几乎都有做传销的经历。在提供咨询服务的同时,也像李旭一样,也要为反传销四处奔走,解救身陷传销中的人们。

    志愿者王明(化名)是一位大学毕业生,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协会,李旭年龄最大,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李哥”。每晚11时,李旭就会催促志愿者们早点休息,而他自己则常常工作至深夜两三点。早上有时6时不到,就有人打电话求助,此时,接电话的也通常是李旭。

    “这不是正常人过的生活。”李旭如此描述自己的状态。有时,他累到听着电话就睡着了,过了几分钟,又被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唤醒。他希望,志愿者们不要像自己这样。

    曾经要砸掉儿子电脑的母亲,已经屈服于儿子的倔脾气。每过两三天,李旭就会打电话给母亲报个平安。但真正的情形常常是,他忙得压根儿忘了这回事。担心儿子安全的母亲只得把电话打了过来。

不知道能走多远

    民间反传销协会原在河南新乡成立,后因考虑交通便利等因素,迁至北京。现在,这个协会仍然没有合法身份。

    协会成立之初,李旭曾向国家工商总局提交申请,希望能成为其主管的民间协会之一。但这个申请至今没有回音。

    身份的尴尬,令李旭饱尝反传销时他人的冷眼。在他印象中,很多地方政府部门在得知协会的状况后,立马不见了之前热情的态度,变得警惕起来。

    还有人认为李旭反传销的动机出于“个人英雄主义”,否则,他不会在媒体上频频露脸。另一方面,协会的公益性也被一些人质疑,因为缺少经费,李旭和志愿者们在外出劝说时的费用,需要求助者提供。

    质疑之声让李旭“感到心寒”,但他已经顾不上为自己辩护。实际上,他说,“高调反传,低调做人”是自己的信条。

    支持李旭的也大有人在,其中亦不乏公务员。

    一位来自鞍山的张姓公安民警,与李旭有过几次合作。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李旭的敬业与反传销的专业程度,令他印象深刻。“我们已经成了朋友,我还总跟他说,路过鞍山一定要跟我打个招呼,好好聊聊。”他说。

    而昆明市公安局的普姓民警,则对李旭的勇气颇有感慨:“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想不到反传销的态度那么坚定。”

    8月19日中午,李旭从天津劝说归来。他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又成功使一位沉迷传销者认清了现实。

    “她说一定不会再去做传销了,唯一让她难受的是,已经投进去的10万块钱打了水漂。”李旭说。

    这次劝说,李旭仍然采用了以往的战略,不暴露自己反传销者的身份,扮演传销者亲属的朋友,不经意地提起传销,然后层层揭开传销真面目。

    每次劝说成功,都令李旭有种成就感。但这种成就感总是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在民间反传销协会尚无合法身份,且依靠微薄的社会捐助运行的情况下,他“不知道能走多远”。

   来源:[法治周末]   

责任编辑:尹丽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