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申请 - 举报投诉- 反传销微博 - 反传销博客
您的当前位置: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 反传故事 >

《经济半小时》打击传销在行动(六)20140525

来源:中央电视台 编辑:央视财经 时间:2014-05-26
导读: 【她们抛家舍业误入歧途,爱情亲情全部抛在脑后,家人深入传销组织营救,会遭遇怎样的困境?当亲情、爱情被割裂,她们究竟能否醒悟,走出传销的骗局?】在我们推出打击传销在行动的节目期间,大量观众通过新媒体,电话等方式进行了节目反馈,告诉我们他们的







 

  【她们抛家舍业误入歧途,爱情亲情全部抛在脑后,家人深入传销组织营救,会遭遇怎样的困境?当亲情、爱情被割裂,她们究竟能否醒悟,走出传销的骗局?】在我们推出打击传销在行动的节目期间,大量观众通过新媒体,电话等方式进行了节目反馈,告诉我们他们的亲友深陷传销骗局,弄得家破人亡的故事。并希望我们栏目能更多报道这些事例,帮助这些人走出迷途。应这些朋友的要求,今天,我们把这段时间以来,记者所拍摄到的解救亲人的故事进一步整理报道,希望任何一个参与传销的当事人,真正警醒。先来看看以为来自成都的青年成军,他为了救助女朋友所经历的各种坎坷。
 
  为救深陷传销女友,小伙历经百般坎坷
 
  2013年10月28日上午十点多,来自成都的青年成军心情沉重地走进了贵阳市碧海社区派出所。一个多月来,成军为了挽回女友玲玲已经做出了种种努力,但都以失败告终,求助公安机关,已经是他最后的一丝希望了。成军告诉记者,一个多月前,自己就曾经来到过这个公安局。当时有一位副局长曾经苦口婆心地对他进行了劝说和帮助,这次,他还想找他帮忙。在三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成军一行人见到了这位副局长。简单的沟通之后,对方记起了成军。
 
  公安局副局长:是不是那个,四川的那个。
 
  成军:是是。就是她。
 
  公安局副局长:我有点印象。这次是干什么?
 
  成军:她又跑掉了。
 
  公安局副局长:又跑回来了。那个女生又跑回来了。
 
  副局长询问情况,成军的思绪却回到了一个多月前。在那几天中,他为了挽救自己的女友,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段屈辱。
 
  一个多月前,成军的未婚妻玲玲突然提出,要离开成军,到外地做生意。
 
  成军:她就请了五天年休假,就去贵阳了,回来了以后,她说她要辞职,她说她要去贵阳,跟她朋友合伙做服装生意,就一起合伙开店。
 
  玲玲在成都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两人已经谈婚论嫁。在这个节骨眼上,玲玲却要抛下一切去贵阳生活,这让成军无法理解。
 
  成军:我见过她的家长,她也见过我父母。说双方家长见一下,想看什么时候结婚呢,她在这个时候要离开成都去其它地方,我就接受不了。
 
  更让成军没有想到的是,玲玲不仅是要离开成都,还要离开自己。
 
  成军:她就把信用卡和我给她买的一个东西给我了,就是说要跟我分手。在那个时候她跟我提分手,我当时觉得,反正很难受,接受不了。
 
  成军不明白,贵阳那边究竟是个什么生意,竟会让玲玲如此义无反顾,甚至要抛弃多年的感情。他苦苦哀求,希望玲玲回心转意,但是毫无效果,几天后,玲玲离开了成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心上人抛弃,成军异常苦闷,整天借酒消愁。
 
  成军:几乎每天晚上回来以后,就喝酒,喝了酒不然睡不了觉,第二天还要上班。有一天晚上我喝多了,很难受,我给她打电话,我说我舍不得,具体说了点什么,我也记不清了。反正一边打电话,一边哭。我都很多年没哭了。
 
  让成军没想到的是,这次酒后的哭诉还真给自己换来了一次机会。
 
  成军:后来说是因为这个,她说她想让我过去一下,了解一下她在那边做什么。
 
  玲玲在碧海乾图小区从事传销活动
 
  难道玲玲被自己的真情所打动?两人的感情从此会出现转机?成军顾不上细想,他按照玲玲要求的时间飞到了贵阳。见面后,玲玲直接把成军拉到了一个名叫碧海乾图的小区。在这个小区里,玲玲和另外几个人租住了一个房间。接下来的几天里,玲玲并没有领着他四处游玩,而是整天穿梭在附近的几个小区,不停地与一些陌生人见面。
 
  成军:给我讲了一个五级三进制,给我画了一个梯子,给我讲了一下说他们做的这个行业叫连锁经营,是怎么做的,怎么赚钱。
 
  五级三进制、连锁经营,听到这些词,成军心里一惊,这不是传销么?原来玲玲抛家舍业来到贵阳,竟然是为了做传销。邀请自己来贵阳,也不是为了修复感情,分明是利用两人的感情,想发展自己作下线。成军失望极了,现在不但感情无法挽回,还有可能深陷险境,他便提出要离开贵阳,没想到玲玲却以死相逼。
 
  成军:我女朋友就拉着我一起上楼顶,走到他们小区的楼顶,她说你要走的话,我就从这儿跳下去。我不敢赌,她要真跳下去怎么办。我说行,我说我听,我说不用这样,我听行吧,
 
  见到女友已经陷得如此之深,成军已经顾不上个人的安危,唯一想到的就是如何把她带出火坑,挽救自己的爱情。他选择继续留在女友身边,并且寻找到了一个将她带出传销组织的机会。
 
  成军:我说我要走了,我把行李也收拾好了,之后直接就拖着走,她叫我,我也不听,她就在后面追嘛。
 
  成军快步走出了小区,玲玲刚开始还紧紧地跟着他,后来突然停下了脚步。
 
  成军:她要让他们屋里的那个家长跟我聊一下,我心想那一下来就麻烦,我就直接抱着她就走,走到这儿,走了两步,就大概在这儿,然后她死活不走了,不走以后,传销的人赶过来了,赶过来然后让我放手我不放手,就打我
 
  成军:一直打我头,来回打了我好几下,眼镜当时都给我打飞了。然后路人帮我捡到的,我死活不放手。可能把她放了。我就肯定不可能再找到她了,这辈子可能都见不到她了,她这个人甚至就毁了,我就死活不放。
 
  成军和众人一起说服玲玲回心转意
 
  混乱中,成军把电话打给玲玲的姐姐小任求援,民警也马上赶到了现场。而玲玲为了让民警相信传销人员,竟然当众投入了一名传销人员的怀抱。
 
  成军:我女朋友扑到那个打我的那个男人的怀里面,然后跟那个警察在那边说我是她前男友,那个男的是她现男友,我是过来抢女友的。
 
  看到这一幕,成军几乎晕倒。好在现场的监控录像记录了一切,警方很快揭穿了传销人员和玲玲的谎言。最终,涉嫌打人的传销人员被拘留。
 
  成军:当天晚上在那儿,在派出所的时候,我女朋友也在那儿闹,她拿着一瓶矿泉水,买的水在那儿,进来以后,一桶水全浇到我身上了。我又不敢看她,我低着头,她就侧耳,在我耳边说,你等着,我们到了成都慢慢玩。
 
  越陷越深的传销,越来越远的爱情
 
  第二天清晨,小任和玲玲的家人赶到了贵阳,在公安民警的帮助下,玲玲被强制带回了成都。成军不知道玲玲能否幡然悔悟,也不知道玲玲会如何看待自己。好在人回来了,看上去一切可以重新开始,可是事与愿违,玲玲回到成都十几天后,趁家人不备,再次逃离成都。得到消息的成军不禁仰天长叹,茫茫人海,该到哪里去寻找自己的女友呢?
 
  2013年10月26日,成军第二次来到了贵阳。此前,他从一个好心的出租司机那里得到消息,玲玲又回到了贵阳,还住在原来那个小区。为了避免上次的遭遇,这次成军还请到了反传销组织的志愿者一起同行。一下飞机,成军直接赶往碧海乾图小区,开始蹲守。
 
  成军:王哥是20号看到她的对吧,一个星期前。
 
  出租司机王哥:对对。20号
 
  成军:那她即使不在那个屋,也还是在那个小区。在这个附近。而且从这儿走的,一般都是碧海乾图小区。所以她一定还是在这个小区里。
 
  可是从上午十点等到下午一点多,成军始终没有见到那张熟悉的面孔。他有点沉不住气了,决定到院子里面去看看。
 
  成军当时居住的房间是7号楼902室。为了观察方便,他找到了对面楼房的一个窗户,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7号楼902房间所有窗户的情况。只见902房间有几扇窗户正开着,阳台上晾着几件衣服,成军立刻拿起电话,向玲玲的姐姐小任询问情况。
 
  成军:姐,那个我们中午吃完饭我们上来,看见那个屋里又挂了两件衣服,小小有没有件红色的上衣啊,尼龙的那种。红色大红色外套,尼龙的那种外套,没有。
 
  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成军有些失望。但既然房间里面有人,他就愿意相信,玲玲就在这个房子里。下午两点钟,是传销人员下午出门听课的时间,成军赶忙回到车里,继续蹲守。可是整整一个下午,仍然一无所获。
 
  第二天早上8点,成军和反传销组织的志愿者一起,再次来到了碧海乾图小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大家约定由记者先到碧海乾图7号楼902门前蹲守,成军和其他人留在车里,等待消息。
 
  九点一般是传销人员上午出门的时间,玲玲出门的机会很大。记者并没有等太久,十几分钟后,902房间的房门开了,一个女子走了出来。这名女子走门外,按下电梯,下楼去了。记者立刻联系楼下的成军,让他关注这个女人是否认识。
 
  在楼下,坐在车里的成军十分紧张,他紧紧地盯着楼道的出口,生怕错过什么。但令人失望的是,楼道里接连走出几个人,没有一个是成军认识的。
 
  记者在902房间的门口观望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期间,902房间几次有人出入,通过屋内外人员的行为可以基本确定,这的确是一个传销组织的窝点。但是,最关键的是,大家仍然无法确认玲玲是否在房间内。没有办法,成军只能向公安机关求援了。
 
  面对成军的求援,公安局的民警同意马上采取行动,但是他们也坦言,即便玲玲在这个房间里,他们也无权把玲玲交给成军带走。
 
  民警:这个完全可以,你们随时来,我们都可以配合你们,但是你们要求我们把人喊过来跟他走,这个我们确实办不到,我们确实不敢这样做,因为不在职责,就是说不在你的职权的范围内
 
  民警:你想你也是成年人了,你不存在监护的义务,对不对,我管不了你,你是成年人了,你有你的自由。
 
  民警同志告诉我们,他们辖区内确实存在不少传销组织的窝点,多的时候有上万人在从事传销活动,经常有家属来寻求他们的帮助,可民警也有自己的无奈。
 
  民警:他们对这个法律掌控是很清楚的,他不触犯法律,我不犯法,你们拿他没办法。传销最主要是工商认定,工商认定在先,工商认定以后我们才能打击,工商没有认定,我们没有办法打击。就算我们带到检察院去了,检察院也不批捕。半年的时间,动用两个专案组,一个专案班。动用了几百号警察才抓了40多个人,然后判下来的都只有32个,其他的都放了。因为你处理不了。
 
  12点10分,民警小宋带着成军一行人来到了碧海乾图小区7号楼楼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由民警小宋带领几位反传销组织的志愿者一起上楼检查,成军和记者留在车内等候。眼巴巴地看着民警一行人走进了楼道,成军脸上的表情,就像在等待最终的审判。
 
  大约十分钟后,民警一行人从楼道里走了出来,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成军知道玲玲并不在其中。
 
  当民警一行人走进902房间的时候,屋子里的人正在午休。
 
  民警:查证。
 
  可是,现场的几个人的身份证件上即没有成军女友的名字,也没有成军提供的其他传销分子的名字,在把每间房屋都查看了一遍后,民警只能选择离开。
 
  在回市区的路上,满心失望的成军拨通了姐姐小任的电话。
 
  面对传销,警方需要工商认定才能进行抓捕
 
  打电话:我们去派出所找人进去那个屋里了,拍了东西,拍了看了,名字让警官问了,没有。她们不在那儿了
 
  电话的另一端,姐姐也是泣不成声,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唯一的线索断掉之后,再想找到玲玲,无异于大海捞针。当天晚上,成军便乘坐飞机,返回成都。临行前,他告诉记者,贵阳这座城市,留给他的只有深深的绝望。
 
  成军:对这个城市真是一点信心也没有,真的是不想再来,永远不想
 
  成军明白,这次的无功而返,已经为自己的这段爱情判了死刑,今生能不能再见玲玲一面都成了未知数。如果说,日后成军还有重新选择爱情的权利,可是对姐姐小任而言,这份亲情却是无法选择的。
 
  玲玲的姐姐:比如说杀人犯,我把家里的某一个人杀了,可能受害的最多是我们两个家庭,可是这个不是。就像我说是,也许我妹妹就不回来了,可是她会害更多的人,一个可以变十个,十个可以变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太多了。
 
  每一个传销分子的背后,都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可以说,为挽救深陷传销泥潭的人,他们的亲人和朋友可谓是软硬兼施,有的却没有任何作用,武汉的小刘,为了让妻子离开传销窝点,不得不采取极端的作法,而这也直接导致了夫妻的关系分崩离析
 
  小刘的妻子爱玲深陷传销窝点,丢下女儿,离家出走。他只好一个人赶往四川,千里寻妻。小刘先到工商部门举报,工作人员做了记录后,告诉小刘,这些地址都是出租的民房,不是营业场所,工商部门无权调查;小刘又拿着传销资料到公安部门报警,可警方说仅仅依靠这些证据,还不能立案。小刘只好通过网络,求助于专业的反传销机构,要把妻子解救出来,按照反传销人士李旭老师的计划,小刘和卧底进去的志愿者,要尽可能创造和小刘妻子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是三天时间里,小刘他们两人随时都有人陪着,爱玲对丈夫小刘也很冷淡。李老师决定,亲自出面,假扮小刘的朋友,把小刘的妻子单独约出来。
 
  晚上六点多,大家在离传销窝点不远处的一个咖啡厅见面了。
 
  曹老师(民间反传销机构人员):有消费者吗?最终有最终的产品吗,人就变成了产品了,就是卖人啊,说白了,就是发展下线,就是一个卖人嘛,你来一个人,我就有钱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已经三个多小时了,李旭老师他们进入了反洗脑最关键的第三个程序,希望能一举成功,劝醒小刘妻子。
 
  李旭(民间反传销机构人员):而且你这个钱,没有一分钱到了地方的建设,顶多就是一个消费啦,租房子啦,吃喝啦,对不对,没有一分钱交给国家,没有交税啊,它就是一个分钱的游戏啊,从上往下层层瓜分啦,吃干分尽。
 
  整整五个小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小刘的妻子爱玲渐渐不耐烦,这时她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了,任凭李老师他们如何劝说,小刘的妻子坚决提出要回传销窝点。
 
  解救行动第四天,四川德阳。
 
  第二天一早,小刘就发来信息,说晚上传销人员不断商量,早晨就在收拾和转移资料。李老师决定,迅速报警,不能拖延。
 
  李旭(民间反传销机构人员):采取最后一步呗,强制措施,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为什么呢?如果说我们采取强制措施以后,她的抵触心理就特别大。
 
  李旭老师一行人以反传销协会志愿者的身份,来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讲明情况后,派出所决定立刻出动,协助解救小刘的妻子。
 
  面对突然上门走访的民警,传销人员很镇定。
 
  警察:你们在德阳做什么?物流嘛。物流,哪个物流公司,哪个物流公司,说个公司出来,你物流肯定有物流公司啊,马上去查,店面有没有,物流公司(名称)有没有,你做的什么产品,在德阳做物流的,就是一个行业,那就叫传销。
 
  看到自己的身份瞒不住了,传销人员甚至和民警辩论起来。
 
  传销人员:肯定我是认为,是合法的,我才做嘛,他们都是这样给我讲的。
 
  警察:他们,你自己有大脑,自己要考虑问题嘛。那他们说自杀可以升天,你要不要自杀升天呢?
 
  传销人员:肯定是交了,心甘情愿的。
 
  警察:你现在赚到钱了没有?肯定赚到了。首先我说你肯定是亏着的,第二你赚的钱就是没良心的钱,伤天害理的钱,你赚的是谁的钱?你赚的是你亲戚,是你朋友的血汗钱。心甘情愿的嘛,心甘情愿,有的人为做传销,一家人家破人亡。
 
  随后,民警把屋里所有传销组织人员一起带回派出所,做了笔录。可是办案民警也表示,即便知道这些人都在从事非法传销,可是因为不构成犯罪,只能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做完笔录后,就得全部放走。
 
  警方捉拿传销人员
 
  小刘的妻子也想跟着传销人员回去,就是不愿意和丈夫小刘走,反传销工作人员只好把她强行带上车。
 
  刚坐到车上,小刘妻子的手机一直在响,为了切断她和传销人员的联系,小刘想强行夺下妻子的手机,遭到妻子的反抗。
 
  小刘:再联系,拿过去。
 
  小刘妻子:我要跟他再说下话,我的东西还在那里。
 
  小刘:东西我去给你拿,我发现你,东西我们会让警察帮着拿,咬,咬。
 
  看到小刘的妻子很顽固,李旭老师当即决定,快速撤离德阳,先把小刘的妻子带回成都再说。就在李老师回宾馆办理退房手续时,爱玲强硬地提出,要回传销窝点取东西。
 
  小刘:你什么东西,我负责明早都给你拿回来,
 
  爱玲:不需要,我这就拿了,我就回武汉去,快点儿。
 
  传销,家庭不可承受之殇
 
  按照原定计划,李旭老师如果对小刘的妻子反洗脑不成功,就不让她再回传销窝点。可是担心小刘的妻子会发生什么极端行为,李旭老师还是让她当晚回去了。小刘的妻子会连夜转移吗,她还能被解救出来吗?
 
  我们看到,为了解救深陷传销窝点的妻子,小刘用尽了办法,甚至在民警出动后,也没能彻底打消妻子的念头。他们这个家庭,最终会是一个什么结局呢?
 
  小刘的妻子坚持再次回到传销窝点,无奈之下,小刘只好答应妻子。为了避免冲突,反传销工作人员又来到派出所,寻求警方的协助。当民警和李旭老师一行人赶到传销窝点所在的小区,正好碰到刚刚回来的传销人员。一见到小刘,传销人员就冲了上来。
 
  僵持了十几分钟后,反传销工作人员跟着民警一起上了楼。
 
  为了避免更大的冲突,民警让李旭老师他们,带着小刘的妻子一起先回派出所,再商量对策。
 
  来到派出所后,小刘的妻子还是不愿意和小刘走,小刘只好再次把妻子爱玲强行拉上车。
 
  小刘:抱上,走。
 
  爱玲:我发现你们强行的,是吗。
 
  小刘:我就不信,把你弄不走。
 
  爱玲:我告你们噢,搞错了没有啊,我觉得你们好可笑啊。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努力,小刘在反传销机构工作人员的协助下,终于将妻子成功带出传销组织,一行人迅速驱车赶往成都
 
  在赶往成都的路上,小刘妻子的电话响个不停,担心传销组织继续和妻子联系,小刘只好把妻子的电话抢过来,而小刘的妻子将一腔怒火,砸向了小刘。
 
  解救行动第四天,四川成都
 
  下午五点多,一行人赶到了成都,在火车站附近一家宾馆住下。刚到宾馆,小刘的妻子就问小刘把电话要走了,一直和别人打电话。小刘担心妻子继续和传销组织联系,坚持要把电话夺走。
 
  小刘:现场:拿来,你现在好不正常嘛,我现在越来越反感你,她要跟那边联系。
 
  小刘拼命阻止意欲跳窗轻生的爱玲
 
  见抢不过小刘,爱玲竟然突然打开窗户,要跳出去,幸好被大家及时拦下。但冲突并没有就此结束,更让人痛心的一幕发生在随后:绝望中,爱玲开始试图咬舌自尽。
 
  小刘:你敢咬舌,你疯了,我看你,你是不是找罪受,咬。
 
  十几分钟后,爱玲渐渐安静下来,然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大家商量好,将一刻不停地守着爱玲。小刘看着如此疯狂的妻子,很是担心。
 
  小刘:这全部都是她咬的,牙齿咬的,这样,掐着咬的,然后这里也掐着咬了一口,因为我之前,我还没有想到她会疯狂到这种地步,妻子虽然在身边,但她的心不在我身边,肯定这种。
 
  为了拉近和妻子的关系,晚上七点多,小刘拨通了女儿的电话,让妻子接电话,听到女儿的声音,妻子爱玲终于笑了。
 
  爱玲和女儿通电话:妈妈,你就快点回来呀。哪个教着你说话的?姥姥在教。拿来啊,拿来,没事的,我是说十一月份回去。
 
  电话中,爱玲的父母希望再劝劝女儿早日回头,这又引发了爱玲和丈夫的一次大吵。
 
  小刘:你现在还是认为那行业好,是吧?
 
  爱玲:我没有认为那个行业好,我当时是怎么说的,我说我就到今年过年,我就晓得要收,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
 
  小刘:你如果做到今年年底,你收得回来吗?
 
  爱玲:我收不收回来,我把钱丢了,我不要。我晓得,我至少认清楚了人,我最起码在里面学到了东西。
 
  小刘:你学了什么?我问你。
 
  爱玲:我学了什么,关你什么,总比你强些,你最起码做人都不会啊。
 
  当天晚上十一点多,小刘和妻子坐上开往北京的火车,他们将去李旭所在的民间反传销组织在北京的总部,继续接受反传销洗脑的帮助。
 
  来到北京三天后,在反传销组织一些老师的帮助下,爱玲渐渐清醒了过来。
 
  2013年底,小刘和爱玲办理了离婚手续,爱玲不再参与传销活动。
 
  “野火”烧不尽的传销骗局
 
  十几年来,国家相关部门不断重拳出击,打击非法传销,但是非法传销却屡打不绝,甚至有蔓延之势,究竟是因为什么呢?杨谦,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院长,从1993年研究直销开始,在直销和传销领域钻研了二十年,他认为传销活动之所以这些年屡禁不止,有它生存的土壤。
 
  杨谦(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院长):我们其实也看到很多参与传销的人员,在他们的周边,比如说家庭的人员的反目,朋友的结仇,再有就是互相之间,甚至出现这种经济的纠纷,这种情况我觉得在传销领域当中非常非常的普遍,而很多传销人员还在传播。说你克服了这样一种心理障碍,你才能够走向成功,我觉得这有一点丧尽天良。那么这样的一种成功逻辑,这样的一种商业伦理其实是对整个社会商业道德,正常的商业伦理的一种倾害,那么对家庭,对家庭他周边所影响的这个群体都是一种倾害,所以我觉得它从这个社会影响角度讲也是非常非常恶劣的。
 
  杨谦教授认为非法传销利用人性中贪婪的特点,专门设计了骗人的金钱游戏,并且从心理上使得参与传销的人员建立一套与正常社会隔绝的思维模式,破坏性极大,因此打击非法传销行为绝不能手软。
 
  杨谦(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院长):在这个组织领导传销罪司法解释当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就是三层和三十人,那么这种取证要证明三层和三十人可能是要消耗基层的一些警力也要消耗基层大量的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目前可能在打击传销当中碰到的一个法律上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我想碰到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对所谓的传销的这些活动呢,可能也要做一个区分,就是我个人认为呢,有的时候有些传销的,就是我们看起来是传销的活动,也许他不仅仅可以非要以组织传销罪去定,其实有很多我个人认为有商业欺诈的这种行为,有的是非法集资的这个行为,有的是非法经营的这个行为,就是并不一定非得要对这样的一些所谓的资金这样一些行为,一定要用这个传销行为去界定,那么综合的运用我们现有的一些法律法规来跟资金相关这样一些社会经济活动去进行分类,去进行甄别,去进行打击非法的活动,我觉得这是可能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个方向。
 
  【半小时观察】
 
  在我们《打击传销在行动》系列节目播出期间,央视财经的新媒体渠道,收到近万条微博微信的反馈。我们也从中抽取了一些网友的回复。
 
  网友“魅力乡村网”说:新型传销式的组织现在越来越多,各种谎言诱惑,尽是高大上的计划,什么“碳排放权交易”、西部大开发,北部湾大开发,拿政策当幌子,用高额利润当诱饵,但最后终究竹篮打水一场空,血本无归。要远离“传销”深不见底的黑洞。
 
  网友“冬日月光”这样评论这个系列节目:最近央视集中报道“传销新把戏”,给妄图“一夜暴富”“不劳而获”的人敲响警钟。执法部门应该早打击,早防治,还人民一片生存的净土。
 
  网友“双楠”也有这样的感受:珍爱生命,远离传销,为公安部集中打击传销行动点赞。不要相信传销分子所谓“一夜暴富”和“国家支持”的谎言,认清传销本质,自觉抵制传销,通过合法渠道创业致富,财富要靠劳动和智慧来换取。
 
  从1998年,国务院10号文件全面禁止传销开始;到2005年,国务院正式制定了《禁止传销条例》;再到2009年,刑法修正案七的出台,明确规定了组织、领导传销罪;十几年来,国家相关部门不断重拳出击,打击非法传销,执法行动不可谓不多,法律不可谓不严,但是非法传销却屡打不绝,甚至有蔓延之势,究其原因,还是它有生存的土壤,就是还有很多人受到不劳而获的诱惑,轻信一夜暴富的谎言。如果每个人都笃信用勤劳和努力来换取成功和财富,那么传销的邪恶将成为被人唾弃的愚蠢,自然销声匿迹。如果没有健康的财富观,即便没有传销,依然有各种邪恶的陷阱还会制造悲剧。
 

责任编辑:央视财经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