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反传销组织第一人李旭:扮演家属和朋友反洗脑

时间:2017-08-04 14:25来源:每日人物 作者:孟依依 点击:
李旭在2004年陷入传销,认为有利可图,甚至将亲姐姐发展为下线。两年后醒悟,从传销者转为民间反传销志愿者,建立中国反传销协会。被反传销志愿者称为中国反传销第一人。在李文星事件引发社会对传销的关注时,每日人物与他进行了一次交谈。 救人被打破头,有
李旭在2004年陷入传销,认为有利可图,甚至将亲姐姐发展为下线。两年后醒悟,从传销者转为民间反传销志愿者,建立中国反传销协会。被反传销志愿者称为“中国反传销第一人”。在李文星事件引发社会对传销的关注时,每日人物与他进行了一次交谈。
 
 
救人被打破头,有时解救失败
 
每日人物:李文星事件在你的反传销经历中是个例吗?
 
李旭:李文星这个事件不是个例,在全国很多传销重灾区都发生过,只是有的地方没有报而已。有的想跑,半夜翻窗,就掉下来摔死了,也有被骗入传销组织之后,山穷水尽了,家里也回不去了,没脸见人了,就跳楼自杀了也有。
 
每日人物:民间反传销组织是如何救人的?
 
李旭:救人很难,陷入传销的人不会告诉你具体地址,说话都被监控起来了。这种情况报警,警方可能都不受理,因为不知道人在哪里。警方的回答就是你这个可能是陷入传销了,但是传销不属于刑事案件,没法立案。
 
我们会派人去帮家人找,到附近去蹲点,有可能几天以后看管比较松的时候会带他出来放放风,我们就在这时候抓住他。如果人少就可以直接上去把人带走,然后马上打110报警。或者我们发现他们人多我们人少,就先打110报警,让警察来把他们堵住。
 
每日人物:每次救都能成功吗?
 
李旭:我们有时候跟踪到屋里的时候被发现后被打一顿的也有。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在廊坊广阳区南尖塔,那一片儿传销比较猖狂,我们就跟踪到传销的窝点,我们进去以后被他们里外十几个人堵到屋里,我们两个志愿者和五个受害者家属被他们打了一顿,有几个头都被打破了缝了好几针。他们入口、寝室外面一般都有人放哨的。
 
那次没有救成功,等我们出来以后打电话报警,传销人员都已经跑了。
 
现在到北派解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我们前年在廊坊的一次解救比较成功,一晚上查了六七家传销课堂,救出七八名受害者。
 
 
扮演家属和朋友反洗脑,受害者一哭二闹三上吊
 
每日人物:现在民间反传主要是做什么?
 
李旭:我们主要还是做反洗脑的工作,有时候也会“钓人”。传销不是要发展下线嘛,我们就让家人或者朋友,假装答应他,比如问问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啊,就会邀约这个人过去,当这个他邀约的下线到车站的时候他就会去接,我们其他人都藏起来,等他出现就抓起来。我们也用送快递,去银行办卡之类的理由,把他们钓出来。
 
反洗脑的话我们有优势,因为我们都是传销的受害者,我们都经历过传销,也知道内幕,对传销整个套路都了如指掌,传销到底是怎么赚钱的,能不能赚到钱,都能分析,我们也是现身说法。你不可能见面就说你在传销,马上就给你翻脸。得先取得他的信任和认同,谈一谈我们当时做传销的经历,怎么去的,里面是个怎么样的模式,他一听就知道是同行,取得信任之后我们就跟他讲难度和漏洞,为什么很难做,漏洞在哪里。
 
你要是有一句话跟他说的不一样,他就觉得你是假的,我是真的,他们都有这么一套歪理邪说。每一个被洗脑的都有这个反应,觉得你是做失败的,你没有资格跟我交流。
 
每日人物:一般反洗脑需要多少时间?
 
李旭:这个过程很漫长,顺利的话一般要五六个小时,有时候都要来回两天时间。
 
遇到顽固的,可能刚见面就拒绝交流,躲在屋子里不出来,或者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绝食,甚至要跳楼。你给他看一些资料,他都是眼皮都不抬一下。所以我们都是去扮演他们家属、朋友的身份。
 
 
每日人物:有比较难劝说的例子吗?
 
李旭:2015年的时候有个湖北孝感的大学生,在南京浦口区做南派传销,本身是个本科生,当时被她爸爸和弟弟带到我们北京这儿来,让我们劝说她。这个女孩子一进屋之后就很排斥抵触,不愿跟我们交流,瞧不起我们。
 
她在传销组织里面待了四五个月,发展很快,底下已经有十几个同学做下线了。四五个月在传销里面已经很快了,她有团队了,觉得我们这些人都不懂,也不愿意接触这些负面的东西。而且她也不愿意去面对现实,拉了这么多下线,加起来投资几十万了,这时候已经没有退路,只有一条道儿走到黑了。本身她也相信她那个东西能够成功。
 
所以几天她都不吃不喝,拒绝交流,躺在那个地方,不听。最后没办法,我们从山东叫了一个志愿者,姓李,本身是个教师,李老师从山东赶过来,50多岁的人,跟她聊了一个通宵,她刚开始不愿意交流,这个老师把她感动了,50多岁的人,从山东赶过来,也不图什么回报。她到第二天终于醒悟,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很傻,被蒙骗了。
 
每日人物:你为什么成为民间反传销志愿者?
 
李旭:我是04年的时候进传销,当时觉得是个机会,做了一两年之后开始怀疑,就去求证,一求证就发现是骗局。
 
一年半之后清醒了,但是那时候亲戚朋友都得罪了。当时觉得很痛苦,犯了个很大错误的感觉,也想救赎吧,想做弥补,就去做反传。
 
每日人物:刚开始家人支持吗?
 
李旭:刚开始家人也反对,一个是面临风险,再一个的话没有收入啊,上有老下有小。
 
 
救一个人收两三千
 
每日人物:现在你组织的“中国反传销协会”在救人的时候是如何收费的?
 
李旭: 我们要持续化的,必须成规模,收取一定的费用,费用也不多,刚开始就是收千儿八百,最近几年随着物价飞涨,路费飞涨,现在我们也就两三千块钱左右。
 
民间组织我们没有经费来源,也没有政府的拨款,如果不收取一定的费用,怎么能长效机制呢?怎么能持续性地反传呢?我们刚开始都是公益反传,志愿捐助,但是反了两年我们的人越来越少,连生活都维持不了,房租都交不起。
 
每日人物:这几年民间发传销组织发展得如何?
 
李旭:这几年来反传组织也没见增多,就是那些人,对于传销组织来说我们反传组织是杯水车薪。我们起的作用主要是宣传预防,配合执法部门,力所能及地提供一些帮助。但是我们帮助的也都只是能找到我们的人,有很多人找不到,他没有这个渠道。
 
其实打击传销的主体还是政府,我们民间组织还是分忧。我们不可能越俎代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在线咨询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中国反传销协会咨询救助热线
    010-87688211 010-87687239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反传销协会微信公众平台:lixufcxxh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