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广西临桂“南派传销”探秘(图)

时间:2009-07-23 21:49来源:华商报 作者:张宏伟 点击:
临桂县阳光水城路口,打击传销的广告牌上贴了不少出租房广告 7月9日晚8时30分,临桂县金山广场上传销者人如潮水 7月5日,临桂县桂康路,地摊上公开出售连锁销售的非法出版物 本报记者 张宏伟 文/图 据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兼公安厅长梁胜利6月30日声色

\

临桂县阳光水城路口,打击传销的广告牌上贴了不少出租房广告

\

 7月9日晚8时30分,临桂县金山广场上传销者人如潮水

\

7月5日,临桂县桂康路,地摊上公开出售“连锁销售”的非法出版物

本报记者 张宏伟 文/图

据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兼公安厅长梁胜利6月30日声色俱厉地说,个别地方执法部门,把传销视为罚没款的重要来源,“放水养鱼”,这种十分错误的做法,导致了传销活动在广西的猖獗。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公安部联合决定,从7月中旬至10月中旬,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打击传销百日行动。

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公安厅长梁胜利说,个别地方执法部门,把传销视为罚没款的重要来源,“放水养鱼”,这种十分错误的做法,导致了传销活动在广西的猖獗。

“这是广西的耻辱!”

据中新社南宁6月30日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公安厅长梁胜利声色俱厉地说,个别地方执法部门,把传销视为罚没款的重要来源,“放水养鱼”,这种十分错误的做法,导致了传销活动在广西的猖獗。

7月5日到9日连续几天晚上,记者在广西临桂县金山广场看到,至少10个地摊上摆放着各种各样介绍传销的非法出版物。每晚都有大约4000名外来传销者聚集在此,相互交流心得,他们只是在此从事传销的一部分,更多的传销者还在出租屋里学习、开会。

■亲历者

母子为传销反目

7月初,广西多个地区暴发洪水。小刘将自己的QQ签名改成了“广西的洪水,能否冲刷临桂的罪恶?”

两年前,小刘大学毕业留在了北京,远在陕西宝鸡的父母都赋闲在家。原本要强能干的母亲,因为受朋友的蛊惑,从4月初到现在,对传销就像着了魔一样不能自拔。这令小刘非常痛苦。

3月中旬,刘妈妈的好朋友李阿姨,在亲戚的鼓动下去了广西。亲戚说他在临桂县有个高速公路的项目,承包了七八辆工程车,每个车一天能赚100多元,一年至少有20万元的收入。

过了一段时间,李阿姨从广西回到宝鸡,说她也在承包工程车,并鼓动刘妈妈去广西看看。

在李阿姨的鼓动下,刘妈妈决定去广西。走时,她随身带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6万元的存款。

4月6日早上,刘妈妈到达桂林。小刘不放心,打妈妈手机,但一直没有人接听。打了多次后,妈妈用一个固定电话回了过来(后来他知道,这个不是座机,是李阿姨的大灵通,传销者使用的大灵通相互通话免费),妈妈在那边说话支支吾吾的,说等晚上方便的时候再打过来。

到了晚上11点,一直没打电话过来,小刘不放心,又打妈妈手机。电话通了,妈妈没说干什么,只是说先在桂林逛几天。随后一连几天,开始小刘打电话没有人接,过很长时间才回过来,小刘问她干什么,她就说在旅游。

在小刘一再的追问下,刘妈妈才说:“你没来人家不让说,这是规矩,反正就是说这是一次性投资3.68万元,然后发展3个人入伙,就能每月返钱,等发展81个人到经理级别以后,就能安全退出并且奖励380万元。”

小刘断定妈妈已经被传销组织“洗脑”了,就想尽办法说服她回家,但妈妈总是说那不是传销,而是一个国家的扶贫项目。

妈妈不但不回来,而且还发展小刘的爸爸去广西。

小刘及时阻止了爸爸,并和爸爸一起断了妈妈的“财路”。

5月初,妈妈终于答应了小刘的要求,去北京和儿子见面。

5月6日,刘妈妈到达北京,在跟儿子回家的路上,她还给儿子讲关于“连锁销售”的知识。

刘妈妈说,她们到临桂之初,李阿姨就主动承认自己撒谎,并解释说那是为了让她到广西了解国家一个“秘密支持”的好项目。

按照李阿姨的说法,这个好项目是一种“连锁销售”。按照“连锁销售”的方式,“高起点”一次性投入3.68万元,然后只须介绍3个人照此投资,接下来就是“喝喝茶、聊聊天、逛逛街”,一年后就会有380万元的回报。

在北京的这段时间里,为了说服对方,母子俩天天都争论得不欢而散。20天过去了,母子俩谁也没有说服谁。

■网络“临桂传销甲桂林”

广西临桂县距桂林市只有6公里,全县人口47万人,其中城镇人口7万人。临桂县既没有特别发达的工业产业经济,也没有很具吸引力的旅游资源。但在桂林通往临桂的公交车上,随时可以听到来自中原、东北的方言。

自2006年开始,这里陆续成为传销者的聚集地,网络上有“桂林山水甲天下,临桂传销甲桂林”之说。

据民间的中国反传销联盟估计,目前在该县的传销者在10万人左右。

临桂县金山广场旁的天下桂林步行街上,店铺一家挨着一家,以小超市、服装餐饮娱乐业为主,由南到北以散步的速度走完整个步行街,大约需要15分钟。步行街中段的酒吧、KTV约有30家,其中的“同行缘”、“行业大本营”招牌明显带有暗示成分。

在步行街南段,一个小饭馆门上挂着“陕西人家”的招牌,小老板王涛来自陕西。

王涛自称是泾阳人,当兵复原后留在一个驻京办事处,“因为曾在北京当兵,很早就知道中央即将开发北部湾的消息,所以就辞职赶了过来。”他说,除了开饭馆外,也搞“资本运作”。目前他已经上了平台,就等着出局分钱。

王涛介绍说,目前在临桂的陕西人并不多,大概有500人左右,以咸阳、渭南和宝鸡的居多。

步行街上,随处都能听到河南、湖北和东北口音,人们三五成群聊天。金水路上,成群结队的男男女女们由东往西走去,聚集的重点就是金山广场。

华灯初上,夜幕中的金山广场甚为壮观,高大的临桂烈士纪念碑下,人们已经将足球场大小的广场挤得水泄不通,大约有4000人,数百个人围成一堆,每个人堆里总有一个人唾沫星子乱飞地讲解,内容从国际形势到近期的新闻报道甚至到寓言故事,态度和蔼有问必答。

7月6日早7时30分,在当地反传销志愿者李大姐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位于金山路和桂康路的两个农贸市场。在这里,记者发现,凡是大宗购买蔬菜的,基本都是操外地口音。

李大姐抱怨说,因为外地人的大量涌入,当地的物价已经高过了桂林市。这里肉摊上的标价显示,五花猪肉的价格是16元钱一公斤,鸡蛋的价格是8元一公斤。

桂康路农贸市场更大,记者大约数了数,市场的摊位至少有500个,规模超过了桂林市的乐群市场。在路边竖立的牌子上,分别是发往湖北武汉和河南南阳的长途汽车广告。

在金水路一家房屋中介的橱窗上,贴满了房屋出租广告。

李大姐说,临桂房屋出租的价格已经超过了桂林。中仁路、桂康路和阳光水城的出租房,居住的全都是外地人,许多都是举家居住在这里。

人民路口,电信的促销柜台挤满了人,工作人员讲解,客户只需预存360元话费,就可获得入“腾达网”的手机一部和600元话费,网内手机互打免费,长途话费低至每分钟0.09元,较此前网通的大灵通节省1分钱。

对于异地传销的参加者来说,“邀约”电话费用是他们日常最大的开销。

促销的小桌上,3名男子正在填写登记表,其中一人手中的身份证显示,该男子来自北京市。

当晚,金山广场依旧是人山人海,天下桂林步行街也几乎寸步难行,原本不宽的步行街上,摆满了一张张桌子,人们兴高采烈、高谈阔论。

 

■“行规”

不限制人身自由

自称曾经在“行业”做到A级的老范说,刘妈妈在广西的所有遭遇,都是按照“行业”的规范套路操作的过程。

经过十多年的打击,传销已披上了“连锁销售”、“资本运作”的新马甲,其运作方式也有了更多的改进。传销者自称“连锁销售”、“资本运作”为“行业”,全国的“行业”有南北派之分,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南派不再限制参加者的人身自由。随着广西传销越做越大,加入的富人也越来越多,很多做法也在改变,生活条件跟家里并无二致。

而两者最大的相同点就是,谎言是维持“行业”发展的唯一法宝。

无论南派北派,上课学习是必不可少的,一旦加入“行业”之后,如何“邀约”新朋友和提高留人率,就是学习中的主要内容。

记者从老范手中获得一本《操作指南》,这是传销者的内部资料,其中写道:初级业务员开发市场,首先从列名单开始,就是将所有认识的人的姓名写出来,具体可分为同宗、同族、同学、同乡、同行、好友等类别,然后本着先亲后疏、先近后远和先强后弱的原则,进行“布局规划”。

在此环节中,先成功后失败的商人、人缘好的、创业投资意识强的、挣钱欲望高的、胆子比较大的人被列为“最适合”。而生活贫穷、自以为是、优柔寡断、儿女情长、违法犯罪和特别胆小的人,被列为“不适合”。在校学生、教师、在职公务员、现役军人是被严格禁止发展的人。“行业”也不允许广西人进入,对外宣称“项目的意义在于让外地资金流入广西”。

初级业务员制定好布局规划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邀约”,邀约前必须准备好电话稿并且通过上线的审核。电话稿就是投对方所好,编好一个谎言,诸如给老板开车,投资做生意等等。教材里还特别强调“在同一个朋友圈子里都用同一个谎言”,是为了避免谎言穿帮;“一次只邀请一个朋友”,是为了减少朋友间相互商量的余地。

第一次邀约电话也要求严格控制在3分钟以内,一般方法都是问候之后,以聊天方式很随意说起前一天请某某朋友吃饭花了八九百元,或者又换了一款崭新的手机甚至汽车等,让对方产生想象空间,朋友自然会对他所从事的工作产生兴趣。

接下来就再找机会,向对方发出邀请。

“行业”还特别规定,新朋友来考察行业,在7天内的吃、住、行,不能让新朋友花钱,所有开支的费用由叫新朋友来的业务员承担。

一旦朋友应邀而来,接下来就进入“揭谎言”程序,一般是单独聊天的时候,“语气真诚,眼睛直视着对方”,最好一两句话就带过去,“揭谎时自己的心理要镇定、放松、平静、自信。”当朋友情绪激动时,要让对方把话说完,不要和他争执理论。等他平静的时候,告诉他说,这个行业是国家为了应对WTO,暗中支持的抵御西方经济入侵的“秘密武器”,个中内幕不是一个电话所能表达清楚的,“我们是最亲近的人,以我的为人,我还能骗你吗?”

南派传销内部的《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明文规定,每个人必须养成良好的礼节礼仪,注意仪态仪表,严禁酗酒、大吃大喝、不正当男女关系和赌博,避免行业内借贷关系等等,甚至有“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规定。

老范解释说,所有这些看似严格的制度,都是为了避免引起矛盾,影响“行业”的顺利发展。

据介绍,“行业”里有句话叫做“前三天感情留人,后三天行业留人”。一旦新人留下来,所有不断接受专业训练的“家里人”,都开始相互配合忽悠新人。偷换概念是传销者的看家本领,他们会用麦当劳、肯德基等连锁企业的加盟费,来混淆传销中的盈利模式,即使在著名的“百度百科”,连锁销售的条目也被修改成传销的内容,误导着许多不明就里的人以为此“连锁销售”就是彼“连锁销售”。

不同于北派传销,南派传销为了说明“连锁销售”、“资本运作”的合法性,已经把传销产业化,还公然印刷了《资本运作赢在观念》、《连锁销售成功指南》、《无店铺连锁经营》、《中国体验经济》、《风生水起北部湾》等非法出版物。书中采用移花接木的方式,刊用大量国家领导人的照片,杜撰了很多领导人的讲话。鼓吹自己做的是利国、利民、利己的好“行业”。他们以西部大开发、中国-东盟博览会和泛北部湾建设为幌子,欺骗亲朋好友到广西来。鼓吹“行业”是为了“解决产销瓶颈化问题、促进国民经济稳定增长”、“解决就业问题、减轻社会压力”、“发展区域经济、缩短东西部贫富差距”、“以点带面、让更多的人富起来”等。

传销组织还宣称,为保证连锁行业健康有序、稳步发展,防止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广西各大城市,国家和政府必须实施“宏观调控”。所以每年政府有意识至少花费1000万以上在电视、报刊、车站及交通要道宣传,负面报道“广西传销组织猖獗,骗亲戚骗朋友……”

很多传销组织都流行一则据说来自香港某卫视节目的语录:“在祖国的大陆上正发生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支不穿军装点击查看QQ秀 的部队,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一个打造百万富翁的摇篮,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有志之士,他们在媒体的掩护下,忍辱负重,成功地构筑着祖国的经济长城。”

■网友地方是传销最大受益者

根据“行业”规定,首份投资的金额是3800元,其中包括500元的产品费和3300元的“资格”,若投资多份,只需累加“资格”费。每名实习业务员只能发展3名下线,但并不限制销售份数,购买11份(36800元)以上,“行业”称为“高起点”投资。

理想状态下,业务员的“伞下体系”就会由3人变9人,9人变27人,27人变81人,呈几何倍增发展,按照这种发展速度,一年左右时间即可登顶出局,出局时可获得总共1040万元的收益。

但这在现实中不可能出现。

根据老范计算,目前从事该行业的有300余万人,要支撑这300余万人出局,就需要1亿人加入,如果要支撑这一亿人出局,则需要33亿人加入。所以,稍有些经济常识的人是很容易识破骗局的。但是在具体的运作过程中,不排除少数加入早的人可以成为幸运儿,体系所有收入的55%%被各个环节瓜分,剩余的45%%被网头获取,绝大多数只能成为这个游戏的牺牲品。

反传销志愿者易铁分析,聚集在广西传销活动的组织者与参与者,已经由以往的农民、下岗工人等文化层次较低的群体,向商人、离退休干部、职工、大中专毕业生甚至大学教授等学历较高的人群发展。

由于参与人群的高素质和地方政府的漠视,制造出来的新的传销歪理邪说日趋完善,从纯粹的技术层面反驳越来越难,参与人群的自省自悟的可能性大幅度降低。甚至在铁一样的现实案例面前都不能产生丝毫动摇,所有国家相关公告和文件对这个人群都是形同虚设,国家诚信在这里被彻底摧毁。

毫无疑问,组织传销网络的头目是传销的获益者。但毋庸讳言,地方也是传销的受益者,大批传销人员长期居住,所有生活资料都在当地选购,每天都要消费,某种程度上会给当地经济带来短期的“繁荣”,加上传销组织“不扰民”,并未给当地居民或者政府带来太多危害。

当地有关政府部门究竟怎样看待传销猖獗的现状?记者先后几次走访临桂县公安局和工商局,但均遭拒绝。

7月5日下午,临桂县外宣办主任梁尚明向记者介绍说,临桂县早已成立打击传销的机构组织,也通过不断打击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至于目前参与传销的人数确实无法统计,因为这些人员流动量太大,别处打击的时候,就有跑过来的,这边打击就跑到外地。另外,打击传销的难度还在于这些人本身也是受骗者,政府对于一般的参与者只能劝返。而银行里的个人账户资金是受法律保护的,一般情况下,工商部门也奈何不得。

根据梁尚明提供的2008年8月的资料显示,“经县委、县政府多次打击后,涉嫌从事传销活动的人口急剧减少为300-500人。”

而民间的中国反传销联盟估计,目前盘踞在该县的传销者,大约在10万人左右。

有网友做了一个估算,假设10万传销大军,每人每天在当地消费10元钱,全年当地就有3亿元的收入。按照“行规”,新人到达后一周内的吃住行全由邀约者承担,假设10万人中只有5万人成功邀约,一年就有15万外来考察者,每人按照500元的接待标准,就会给当地贡献7500万元。

仅此两项,每年就有4亿元收入落入囊中,地方是传销最大受益者的传闻,绝非空穴来风。

毫无疑问,10万传销大军在此安营扎寨,为当地提供了一系列产业链上众多的就业机会。

难怪有广西学者呼吁,莫让传销绑架了地方经济。

顶一下
(12)
80%
踩一下
(3)
2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在线咨询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中国反传销协会咨询救助热线
    010-87688211 010-87687239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反传销协会微信公众平台:lixufcxxh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