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南宁传销:亲历者揭秘大沙田猖獗传销内幕

时间:2008-09-27 10:19来源:湖南在线 作者:杨博智 点击:
他们想起那夜的“大营救”仍后怕不已。毛女士说:“这样骗人,谁也没法防备的。你说如果一个和你有几十年交情的朋友打电话给你请你去旅游,你怎么会防备?传销毁灭了留存这世界仅有的一点美好,那是灭绝人性的做法。”

   本网前日报道《台风夜女子身陷传销窝 湖南广西媒体联手救人》,文中的毛女士被成功营救出来后,第二日便搭上南宁至长沙的火车,9月26日已抵达长沙,母子平安相见。

  今日记者再度采访母子俩时,他们想起那夜的“大营救”仍后怕不已。毛女士说:“这样骗人,谁也没法防备的。你说如果一个和你有几十年交情的朋友打电话给你请你去旅游,你怎么会防备?传销毁灭了留存这世界仅有的一点美好,那是灭绝人性的做法。

  当母亲身陷传销窝的时候,李瑞动用了一切手段去查访南宁的传销状况。得知母亲被扣留的地方是南宁市一个名叫大沙田的经济开发区,地处南宁市与邕宁县的城乡结合部,距南宁市中心3公里,是南宁市南大门。由于地处城乡结合部,这里居住的人群鱼龙混杂,逐渐成为传销等不法分子的聚集地。

  据知情人士称,因为租金便宜、交通不便、管理相比城区松懈和混乱,有利于传销分子控制被骗者,此地已成为“传销者的天堂”,当地租赁出去的民房,竟十之八九成为传销分子的窝点。

  李瑞拿出那天晚上一个朋友传给他的一篇“亲历大沙田传销”的文章,在令人触目惊心的文字里,南宁大沙田传销猖獗可见一斑。

  李瑞还告诉我,当天晚上他妈妈逃出传销窝的时候,顺手牵出一本他们传销组织的绝密资料。“那本小册子,真是太可怕了。”李瑞告诉我:“看过这本小册子,我才知道为什么传销可以骗到这么多人。无论是谁,要是被他们严密控制,在里面呆上几天又没有被营救出来的话,都有可能陷进去。真的!”

  小册子被李瑞的朋友拿去复印和录入电子版了,他说他要第一时间向全国人民公布,让大家看看做传销的到底有些什么样可怕的伎俩。

  究竟那本小册子有什么样的“魔力”,又能揭出什么样的秘密?本站将继续关注。

  今年8月初,从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在南宁做生意,主要是与越南做服装贸易,自己资金不多,难以发展,如果我感兴趣,就过去看看。大家一起投资。

  正好,那时与领导闹了点矛盾,心情不好,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一方面去考察考察,另一方面也顺便散散心的想法,购买了21日到南宁的机票。

  21日下午2点15左右,我到南宁市机场,我朋友和她的一个朋友在机场等我。接到后,寒暄几句,就上了她们包的出租车。出租车直接把我带到了南宁市大沙田经济技术开发区建新路附近的一个居民区,一下车,我的第一感觉是这里的楼房布局混乱,结构简单,根本无规划可言。作为从事建筑规划行业的我,觉得非常奇怪,奇怪在距离南宁市这么近的郊区竟然有如此不符合规划,私搭乱建的违法建设,但当时的印象也就是认为这里可能是城中村的农民在集体土地上的违法建设而已。当时还问了朋友,他们说这里就是这样,落后嘛,没办法。

  住了一夜,第二天,我说去看看他们做贸易的铺子,结果他们说不急不急,而且尴尬地互相推托让对方告诉我什么,推托了一会儿,还是一起神神秘秘的把我带到了一个居民楼的四楼,说是先介绍一个朋友聊聊天。在门口,是一个看起来大概有50多岁,表面上挺有气质和风度的老者,几番客套后,我们来到了室内一个非常简陋的房间,房间内只有一张圆桌,几把凳子,桌子上一个凉水壶,几个杯子,一打稿纸,一支笔。

  落座后,老者先是问我从哪里来,做什么工作的,然后就就讲起了南宁市从98年开始兴起的一个所谓当时由李岚清副总理从美国引进、外经贸部部长吴仪亲自抓的所谓"连锁销售"新兴行业,即投资3800元,通过三个事业合作伙伴,在一年之内赚到3,800,000元的计划。老者从宏观到微观,从法律到道德,洋洋洒洒,一直讲了有近1小时。

  其中特别强调了几点,一、这个行业不合法,但不违法,处于真空地带;二、这个行业是政府行为,有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三、他们享受到了很好的优惠政策,如当地农民的建设、行业人员的通讯、公安机关的放任等等;四、赚大钱的机会永远是游离在合法与违法边缘的行业。赚大钱的人永远是有着强烈的赚钱欲望且胆子大的勇敢者。

  当时,其实从我一进这个门口开始,我大概就能把这个事情猜个八九不离十了,一边听他吹,一边大脑里在快速运转自己该怎么办,想来想去,因为不了解情况,不能惹恼了他们,免得自己难以脱身,最好的办法是虚于委蛇,借机逃离。于是我也假装非常感兴趣的样子,谦虚的问了几个问题,老者也很谦虚的继续胡说八道。吹了大概有近一个小时后,告辞出门。

  接下来的两天,事情的进展就如出一辙了,简单的说就是不停地洗脑过程。一方面,我朋友不停地跟我灌输他们这个行业是多么好的赚钱机会,另一方面,又马不停蹄地带我分别去见了四个所谓的朋友,有自称以前是做生意的,由自称以前是无业的,最可笑的还有一个看上去比较有气质的女士,自称是新疆自治区阿克苏区公安局的现职警察,一级警督。

  他们分别从各自的角度讲述这个行业诱人的前景。其灌输的角度虽然不同,但目的非常简单,有的是从自身以前曾经多么美好的“活生生”的经历,却义无返顾的投身这个行业来证明行业的吸引力;有的是利用迷惑人的数学计算,吓人的几何倍增法,来告诉你怎样投资3800块钱,在一年之内赚到3,800,000;还有更可笑的,卖弄法律知识,说这个行业的合法性。

  这些人的说法归结起来,无非是想说明:一、这个行业理论上可行,实践上已经有很多人成功;二、行业内管理严格,做事规范。大家互帮互助,只有成功,没有失败;三、很多人都是父母拉儿女,朋友拉朋友,不存在欺骗,特别是传统传销行业的骗亲人钱财的情况;四、做这个行业,既不违法,又不违反道德,是靠自己的胆识、智力在从事一个新兴行业,且目前正当其时,越早进入,越早赚钱。

  呵呵,说到这里,还要说说这些人还有我的朋友的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租住的地方设施出奇的一致,房间基本上没什么家具,基本上是一张床,一个简易衣柜,一张圆桌,4-6把凳子,家里的电器基本上就是一台灶具,一个电饭锅,两个电风扇,都没有电视、网络、固定电话等等。他们自己说是因为自己在这里住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要上总出局,用不着那么奢侈。

  但实际上,现在想起来,其实就是隔绝他们与外界的联系,让来这里的人只接受经过他们筛选的单一信息,逐渐达到洗脑的过程。实际上,这招也确实非常奏效。我的两个朋友就被完全洗脑了。每次回到租住地,他们都是不停的劝说我尽快加入他们的行业,最快4个月,最多一年零3个月,就会带着最少3,800,000,最多10,000,000离开此地,去过上富足、幸福的生活。如此反复,以至无穷。

  到了第四天,我偷偷打了个电话,让家里给我打电话,说家里有急事,需马上赶回。上午,我们在一起时,电话如期而至,我装作很无奈地说,我虽然很想继续了解这个行业,但现在必须赶回去了,一周内等我考虑好了,马上带着投资的钱赶回来。我朋友虽然很失望,但好在也没有阻拦,还是让我走了,并且一直在嘱咐我考虑好了,赶快回来,因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24号上午12点15,我终于登上了回南京的飞机,呵呵,在飞机仓门关上的那一刻,我一颗惊慌不安的心才算彻底的安定下来。

  哦,对了,说到这里,还没有介绍所谓的“连锁销售”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说白了,就是一个很聪明的混蛋利用人们的贪欲设计的一个数学游戏、一个变相的传销。

  先是要求你投入最少3800(1份),最多69800(21份),购买他们的1-21份所谓“产品”(其实什么都没有),然后按照“”五级三节”的办法拿工资就行了,其中,1-2份为实习业务员,3-8份为业务组长,9-64份为业务主任,65-599份为业务经理,600份以上为高级业务员等共五级。

  实习业务员、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为第一节,这个级别的人只要达到相应份数就是相应身份,拿千元工资;业务经理为第二节,拿从1万到9万9不等的万元工资,高级业务员为第三节,拿从10万到99万不等的六为数工资,直到拿满380万为止出局(如果你这条线上都投入的是最高的21份,最后拿的就是1040万)这里边的具体算法我就不赘述了,比较复杂,总的就是一句话,每加入一个新人,新人的投资除了45%的所谓的“公司管理费、挂靠其他公司的税费”外,剩下的55%按照比例被自己以及自己的上线瓜分。

  他们在游说你加入的时候,是不会说工工资与你的发展下线挂钩的,让你听起来好像只要你发展了三个合作伙伴就万事大吉了,就等着拿钱就行了。

  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南宁四天的梦魇之旅。回来后,有几件事值得总结:

  第一,这是一种赤裸裸的非法传销行为,根据2005年11月1日发布实行的《禁止传销条例》第二章第七条,“连锁销售”的种种表象都符合非法传销的特征,对这种行为有着明确的政府主管部门,即工商和公安部门,这么长时间以来,广西的非法传销屡禁不止,政府职能部门完全没有尽到应尽的监管责任,不知道到底里边有什么猫腻。

  第二,参与的人员一旦加入就如上了贼船,上的去下不来,特别是被洗脑后,完全变成了金钱的奴隶,骗亲人、骗朋友,直至把自己的投入拿回来为止。据我的粗略估计,每培养一个高级业务员,就是按照最高投入计算,也至少需要近2000个人才行,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又是隐藏的多么可怕的社会隐患。

  第三,这件事,当地的地方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各种反常迹象,如人员的流动、资金的来往明目张胆,当地政府却一直不闻不问,放任自流。且有人到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报案时,派出所的答复是“有没有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有没有强迫你干?如果没有,想干就干,不干就买票回家”。

  第四,各级政府的放任和放纵最终要政府来对最后的恶果买单。如果任由其蔓延发展,最终会不可收拾,80年代浙江温州广东等地的民间非法集资的大案、要案历历在目,伤口尚未抚平,如今又处于各种短视的目的放任这种情况的发展,到头来还要各级政府来买单,非法传销的最后一棒会有倒霉蛋来接,政府监管不力的最后一棒也会有政府的倒霉蛋官员来接,只是目前大家目前都生活在觉得自己接的不是最后一棒的幻想中而已。

顶一下
(9)
75%
踩一下
(3)
25%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在线咨询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中国反传销协会咨询救助热线
    010-87688211 010-87687239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反传销协会微信公众平台:lixufcxxh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