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申请 - 举报投诉- 反传销微博 - 反传销博客- 反传销论坛
您的当前位置: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 南派传销 >

瑞安男子逃离北海传销窝点揭骗局之B的反复洗脑牌

来源:瑞安日报 编辑:李心如 时间:2013-12-28
导读: 前情提要:经过A的洗脑,姐姐姐夫以为小单已经动摇,他们的态度也有些松懈下来,接下来准备乘胜追击。 9月1日,到北海的第三天。早上起床后,我发现姐姐姐夫还没起来,可能是昨晚睡得晚,也许是我的到来打乱他们的作息。传销分子有着一套完整的生活作息,按

  前情提要:经过A的洗脑,姐姐姐夫以为小单已经动摇,他们的态度也有些松懈下来,接下来准备“乘胜追击”。

  9月1日,到北海的第三天。早上起床后,我发现姐姐姐夫还没起来,可能是昨晚睡得晚,也许是我的到来打乱他们的作息。传销分子有着一套完整的生活作息,按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在北海是一所大学,能学到很多东西,他们是没有军装的部队。

  池警官:传销组织对成员的物质管束很强,用他们的话就是不能“露富”,而只有到了“老总”级别的人,才能有物质方面的享受。

  8时左右,姐姐姐夫起床了,也没和我说任何北海资本运作的事情,连我说想去银滩游泳,他们也欣然陪我去。简单洗漱后,我们下楼,到小区门口的早餐摊吃早餐。

  天有点阴沉,和我的心境一样,在早餐店,我看见螺蛳粉,这是广西柳州的特色小吃,我一直想吃。“姐,我们去吃螺蛳粉吧。”我的建议被他俩拒绝。

  站在路边吃了两个包子后,我们坐上去银滩的电动三轮车,花了25元。

  我们到银滩时,天色阴沉,景点人还挺多,游泳的人也不少。

  “北海风景好,为何会有传销这样的毒瘤呢?”我不禁感叹。游览了没一会,下起大雨。姐夫提议回家。因为海滩不准私人营运的车子进来,所以我们跑出去,等谈好价格,乘车回家,三人都成了落汤鸡。

  回想在北海旅游,身心俱疲,一点都不顺心。这也让我更加坚定了,就在这几天回家!

  午饭后,我再次借口人难受午睡,他们也没反对。我足足睡了3个多小时,等姐姐叫醒我已下午3时多。姐姐开口第一句话,就说要带我去她朋友那。为不暴露,我尽管反感,还是答应了。

  池警官:又是一个所谓的朋友,请来给小单洗脑的人一拨又一拨,不知这个传销组织里到底有多少人。

  到了姐姐的朋友家,照旧敲门进去。我发现,里面只有一人——B,她家里的装修和A、姐姐家里几乎一模一样,就连茶几上的水壶、水杯、茶托也一样,甚至连电视背景墙的花纹,也和A、姐姐家丝毫不差。

  池警官:这说明传销组织里的严格管理,不许哪个成员搞特殊待遇。

  这次谈话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全是原文复制,什么他们开始也不相信,后来相信了,B说自己原先是护士,明明满嘴东北腔,却说自己是天津人。B说大学在长沙读,老公是公务员,现在辞职也来一起做,如今家人全都过来了,感觉这个很好,不是违法的。

  池警官:这一次,小单又受到了所谓“成功案例”的洗脑,传销组织就是这样,一遍一遍反复不断地给新人灌输思想,且每次讲述的例子都不同,听起来所有故事都曲折离奇,但都经不起推敲,因为一推敲便能发现,所有的故事都是万变不离其宗。

  相信看到这里的朋友会发现,这个传销团体找人谈话很有针对性。我当初曾质疑为什么公务员不能做,于是他们给我找来公务员,但我怎能知道真假。

  不过他们的话,我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我决定晚上和姐姐说,明天回家。

  池警官:这位满嘴东北腔的“天津护士”说自己的丈夫放弃公务员,来到北海来和他们一起“做生意”。就像小单说的,他们之前的职业到底是否护士与公务员,都无法考证,举这些例子目的还是“洗脑”。

  听这个所谓的“天津护士”讲了一个半小时后,我们起身告别。出门后,姐姐问:“弟弟,是不是很反感姐姐带你见这些人啊?”

  我说:“没有啊,很正常。”

  听我这么说,姐姐和姐夫又乘胜追击,开始跟我讲身边很多“生意成功”的例子。

  我没有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因为当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劝服姐姐姐夫。

  小单经历种种洗脑下,忍无可忍,准备跟姐姐姐夫摊牌了。摊牌后,姐姐姐夫会是什么反应?迷途知返还是执迷不悟呢?请关注“瑞安男子逃离北海传销窝点揭骗局(9)”。

责任编辑:李心如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