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申请 - 举报投诉- 反传销微博 - 反传销博客
您的当前位置: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 南派传销 >

21岁女子陷传销网贷自杀 父亲:后悔没保护好女儿

来源:潇湘晨报 编辑:张丽 时间:2018-08-14
导读: 谢迎香去世后,担保人谢元华的手机仍不断收到打来的催款电话。 图/受访者提供 在家人和闺蜜眼中,谢迎香是个要强的姑娘。 虽然出身寒门,但她15岁初中辍学后便外出打拼,试图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直到今年春节去了成都,她认为找到了可以改变一生的项目,
谢迎香去世后,担保人谢元华的手机仍不断收到打来的催款电话。
 
 

图/受访者提供
 
在家人和闺蜜眼中,谢迎香是个要强的姑娘。
 
虽然出身寒门,但她15岁初中辍学后便外出打拼,试图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直到今年春节去了成都,她认为找到了“可以改变一生的项目”,尽管家人都觉得“项目不靠谱”,但她仍孤注一掷,到处找网贷平台借贷,身陷各种催款电话中。
 
最终,好强的谢迎香还是倒下了,在遗书中她写道:“一直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可终究还是失败了”。
 
谢迎香失踪当晚,妹妹谢怀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姐妹俩并肩躺在床上,谢迎香不停喊她,“你压着我手了,你压着我手了”。一连几天,梦里都是姐姐那张熟悉又模糊的面孔。
 
一周后,人们在谢迎香家后山的小树林里找到了谢迎香。当时,她已自缢身亡,用的是父亲平日里捆柴的麻绳。
 
在留给家人的遗书上,谢迎香写道,“我不能再做弟弟妹妹的好榜样了,也不能再做父母眼中最骄傲的女儿了。(我)一直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可终究还是失败了”。种种证据表明,谢迎香所说的“失败”,是她陷入传销后,为筹集近7万的入伙费,在各种网贷平台上四处借钱,最终无力偿还。
 
在谢迎香去世后,父亲谢元华接到了无数个催款电话,可他根本不知道该找谁发泄内心的痛苦。“我没有保护好大女儿,让她不明不白地死了。”谢元华后悔地说,他现在能做的,只能保护好剩下的两个孩子。
 
走走出
 
考察奶茶店项目却陷入传销
 
21岁的长沙女孩谢迎香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她排行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今年春节刚过,在前同事的邀请下,谢迎香去了成都。出发前,她和家里打电话,说是去考察创业项目。
 
4月22日,谢迎香突然给父亲谢元华打电话,说准备和朋友在成都开奶茶店,总共16万,每人投8万。这么一大笔钱,家里显然拿不出来,谢元华拒绝了。“我觉得她的项目也不靠谱,奶茶店怎么会投资这么大。”谢元华说。此后一个月,谢迎香没有再联系家里。
 
5月20日,谢元华担心女儿的安全,决定去成都找人,也借此机会看看女儿说的奶茶店项目是否靠谱。次日下午两点多,谢元华抵达成都,见到女儿后,两人又坐了近一小时的出租车,才来到谢迎香所租住的小区。谢元华发现,租房是三室两厅,里面住着包括女儿在内的3男2女,共5个人。“房间里除了几张破床,什么家具都没有。”谢元华赶忙问女儿奶茶店的事情,谢迎香回复,“你先听听别人怎么说”。
 
接下来,房间里的人开始给谢元华介绍所谓的投资项目。“我没听几句就知道这是传销了。”谢元华当即拿起电话报警,并拉起女儿离开房间。谢元华脾气暴躁,谢迎香当时也不敢反抗,只好乖乖跟着父亲去了成都火车站。
 
由于当天已经没有去长沙的车次,他们只能在成都暂住一晚。为了防止谢迎香逃跑,谢元华只开了一个房间,一直坐在床上看着女儿。凌晨5点多,谢元华扛不住睡意,打了几分钟瞌睡。等他醒来,谢迎香已经不见踪影,也没有和家人联系。
 
不过,谢迎香的朋友圈显示,在7月中旬返回长沙前,她都和项目上的“同事”待在一起。7月1日,谢迎香的生日,成都的“同事”还一起和她吃蛋糕庆祝。没想到,7月16日,谢迎香突然给妹妹谢怀玉发信息,说自己已到长沙火车站,身上只有30块钱,要妹妹发个微信红包,好打车回家。
 
困境
 
找亲戚借钱投资项目被拒
 
接下来的几天,谢迎香和妹妹一直待在家。妹妹谢怀玉说,姐姐看似悠闲,但一直没消停,每天要接几十上百个电话,都是催还贷款的。
 
7月25日晚,谢迎香来到长沙望城桥驿镇,找表嫂韦艳萍借钱。谢迎香的出现,让韦艳萍有些诧异。以往,谢迎香总是笑盈盈的,这次看起来却有些焦虑和沮丧。“现在四川有个团队,只要7天内交69800元,就可以马上返还19800元,再拉3个合伙人,就可以每月领取6980元的工资。”韦艳萍一听谢迎香介绍的项目,既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也没有实际的产品,就猜出她可能陷入传销了。
 
“如果你是做这个项目,钱是不可能借给你的。”见自己无法说服谢迎香,韦艳萍干脆拒绝了她的请求。谢迎香还是坚持认为这个项目可以改变自己的一生,“我可以写血书,向你保证”。最后,谢迎香一度痛哭流涕,抱怨没人帮她,没人理解她。
 
一追问,韦艳萍才知道,为了这个项目,谢迎香在很多网贷平台上借钱,前后凑了34000元投了进去。如今,每月贷款利息就要4000多元,如果不能尽快补齐剩下的3万多,她不但无法取得“项目发的工资”,更无力支付高昂的利息。
 
最后,韦艳萍向谢迎香承诺,如果谢迎香回到长沙,找份工作老老实实地上班,前两个月的利息,她愿意帮忙支付。“但我觉得还是没说服她,她还是觉得那个项目好。”
 
在表嫂家住了一晚后,父亲谢元华打电话催她回家。他怕女儿像上次一样,偷偷跑出去搞传销。
 
一无所获的谢迎香,哭着返回了家里。
 
重压
 
从未向家人透露催款压力
 
从表嫂家回来后,谢元华将女儿骂了一顿,认为她不该出去借钱。
 
每次看到父亲训斥姐姐,谢怀玉都担心会爆发冲突。她说,看到姐姐总是在接催款电话,就忍不住偷听了一次。当时,姐姐接到一个网贷平台打来的电话,要她立马还3000元,“姐姐低三下四地求情,说自己真的没有,请求再宽限几天”。
 
但在事情爆发前,谢迎香一次也没跟家里透露过这些压力。“在家那些天,姐姐每天就是玩手机和睡觉,一点也看不出来。”谢怀玉说,姐姐性格要强,直到姐姐去世,家里也不知道她在外面到底借了多少钱。去表嫂家借钱,估计是姐姐真的走投无路了。
 
7月27日,谢迎香突然告诉妹妹,说自己在某招聘网站上投了简历,当天就收到反馈电话,要她第二天去长沙面试,职位是网络主播。在谢怀玉看来,姐姐面容姣好,能说会道,做网络主播非常合适。
 
如果应聘主播成功,这将是谢迎香所做的第7份工作。早在15岁时,初三没读完的谢迎香便辍学回家,在桥驿镇一个药房卖药。不过,没几个月她便辞职不干,理由是和老板合不来。“老板训几句,她就会甩手走人。”谢怀玉说,姐姐后来又去到长沙市区某饭店工作,但不到一年又离开,依然是因为与老板不和,“不服管”。此后几年,谢迎香在美容美发店和饭店间跳来跳去,每份工作都干不满一年,也没有什么积蓄。“有时她生活费不够,还会向我借钱。”谢迎香的闺蜜小娟说,谢迎香虽然能吃苦,但却没有定性,容易异想天开,而且总希望有份自己的事业。
 
尽管如此,性格外向的谢迎香还是交了很多朋友。“KTV的、理发店的、饭店的,朋友特别多。”谢怀玉说,姐姐的这些朋友可能都是些酒肉朋友,真到姐姐有难处需要帮忙,哪怕是找个人倾诉的时候,就没几个了。
 
离开
 
在手机里写下遗书后离开
 
听到女儿准备在长沙找工作,谢元华特别高兴。他就希望女儿找个工作踏踏实实地干,等到适婚年龄,家里帮忙找个好婆家,一起好好过日子。
 
7月28日一大早,谢元华骑车把女儿送到镇上,坐9点10分的公交去了长沙。虽然谢迎香说自己是去应聘网络主播,但记者从其投递记录得知,谢迎香应聘的依然是美容美发行业,月薪是3000元到5000元。
 
没人知道7月28日那天,谢迎香在长沙遇到了什么,去了哪家公司,见了哪些人,应聘结果如何。或者干脆她就没去面试。总之,直到当晚9点左右,谢迎香才坐最后一班公交返回家中。见到妹妹谢怀玉时,谢迎香依然保持自己的招牌微笑,并告诉她自己已经应聘成功,第二天就可以去上班。但听到父亲谢元华次日也要去镇上一家饭店上班时,谢迎香却突然改了口风,说自己的工作30日去也可以。对于女儿的反复,谢元华没有多想,他觉得这只是女儿为了不跟自己一起出门,所找的理由。
 
或许,当时的谢迎香,已经下了自杀的决心。
 
7月29日,谢迎香并无异样,和妹妹谢怀玉一起做饭、吃饭、洗碗,躺在床上玩手机。唯一让谢怀玉觉得奇怪的是,她们一般凌晨两点左右都会睡觉,但这天的姐姐有点特别,凌晨两点后还和她打闹,持续了三四十分钟才睡下。“那时我困得不行了,就任她闹,没理她。”谢怀玉回想,这可能是姐姐对自己不舍,利用最后一点时间和自己亲近。
 
7月30日早8点,谢元华上班去了,家里只剩下还在睡觉的姐妹俩。10点钟,谢怀玉在床上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姐姐正在梳妆台前打扮,“还到处喷香水,平时很少见她喷这么多”。谢怀玉记得,姐姐穿了一身黑,黑色短袖上衣、黑色裤子和黑鞋。“我以为她是去上班,也没问什么,就继续睡了”。
 
11点左右,谢怀玉醒来,看到床上丢了一部vivo手机,那是姐姐刚买不久的手机。因为开机密码设的是谢怀玉的生日,所以谢怀玉轻松地打开了。当屏幕亮起的一刻,一封遗书也映入眼帘:“我这一生真的一直都活在痛苦里,也许我想得太多了,所以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吧。我不能再做弟弟妹妹的好榜样了,也不能再做父母眼中最骄傲的女儿了。(我)一直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可终究还是失败了,越来越糟糕,糟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唯一不会连累你们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永远消失……”
 
看到这封遗书,谢怀玉赶紧给父母打电话,又打姐姐的另一个电话。但她发现,姐姐的电话已无法拨通。因为谢迎香离开时,就卸下手机里的电话卡,放在了家里。
 
遗愿
 
希望妹妹能写下自己的故事
 
父亲赶紧从镇上回来,在长沙市打工的母亲也回来了。家里的亲戚也帮忙找遍了村里周边的水塘,但都没有发现谢迎香的踪迹。谢元华甚至一度认为,女儿只是说气话,说不定又跑去成都了,过段时间自然会和家里联系的。谢怀玉说,她开始也以为姐姐会回来。她记得,姐姐15岁时,因为和父亲吵架,也写过所谓的遗书,夹在一本书里后离家出走,最后也平安归来,“我们以为这次也一样”。
 
8月5日,谢迎香的大伯谢右林在树林里找东西时,闻到一股恶臭,循着味道找过去,居然发现了吊在树上的侄女谢迎香。而这个小树林,距侄女家不足30米。法医尸检显示,谢迎香的死亡特征排除他杀可能,属于自杀。令谢元华痛苦的是,他在现场还发现了一条自己捆柴用的麻绳,以及一架自制的木梯。
 
谢迎香去世后,大量的催款电话打到了担保人谢元华的手机上,每天最少几十个,多的时候上百个。“我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这些人骚扰我剩下的两个孩子。”为了保证小女儿和儿子的安全,他特意带两个孩子注册了新的手机号码,还让在株洲工作的儿子辞去工作,回到长沙。“我没有保护好大女儿,让她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我必须保护好剩下的两个。”作为父亲,谢元华内心的愤懑和难过根本无处发泄,只能先保护好剩下的儿女。
 
在遗书中,谢迎香对妹妹说:“怀玉,你不是很喜欢写文章吗?给你一个机会,去收集我所有用过的本子和我所珍藏的照片,了解了解我,然后把我写下来成为一本书,能不能成功看你自己了。最后一个愿望,一定要帮我实现。”
 
然而,根据当地风俗,谢迎香被发现当天,便被送到殡仪馆火化,她所留下的个人物品也只能被烧掉。对于姐姐最后的愿望,谢怀玉说,即使没有烧掉,她也没勇气去记录,“我一想起那些美好的过往,自己都控制不了情绪”。
谢迎香去世后,担保人谢元华的手机仍不断收到打来的催款电话。图/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张丽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在“\templets\demo\comments.htm”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删除comments.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
推荐使用友言、多说、畅言(需备案后使用)等社会化评论插件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or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