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交友不慎被骗南宁传销 幡然醒悟追回投资款难上难后悔莫及

时间:2017-03-07 13:39来源:绍兴县报 作者:胡思源 点击:
宋江江南宁接受传销培训的课堂笔记 最近这个双休,柯桥嘉里花园居民宋江江(化名)带着四名好友,不远千里奔赴广西南宁,此次行程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向当地一传销头目要回她被骗的50万元投资款和相关费用,但最后没有成功。 宋江江说,如今在南宁做传销的还




宋江江南宁接受传销培训的课堂笔记

    最近这个双休,柯桥嘉里花园居民宋江江(化名)带着四名好友,不远千里奔赴广西南宁,此次行程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向当地一传销头目要回她被骗的50万元投资款和相关费用,但最后没有成功。
 
    宋江江说,如今在南宁做传销的还有不少柯桥人,她希望他们早日醒悟,早离“狼窝”。
 
    美丽谎言下被引入传销组织
 
    年近六十的宋江江,儿子事业有成,手头也有一笔不小的积蓄,退休后,她本该可以享清福。但她却一直过着退而不休的生活,不断在社会上寻找好的创业项目,想赚更多的钱让一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她总是有意无意地结交一些社会上观念比较“先进”的“新人”。几年前,经一朋友介绍,她认识了一名自称是从事直销事业的外地女性孙某。
 
    孙某嘴很甜,宋江江很快消除了心理防线,对她十分信任并言听计从,还把她带到家里同吃同睡。借此机会,孙某以每部一万元的价格向宋江江推销一款带POS机功能的手机。碍于面子,宋江江购买了一部。但让宋江江意想不到的是,更大的骗局还在后面。
 
    孙某成功向宋江江推销了一部手机后,暂时离开了柯桥。2015年10月的一天,孙某从外地给宋江江打来电话,称她在南宁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消费投资”创业项目,此项目当地政府十分支持,发展前景不可估量,只要投资5万多元,3年后可以赚780万元。“那时老伴刚去世,我心情很差,听到这个消息,我想换一个生活环境走出阴影。”宋江江对记者说,当时她对自己有信心,因为多年的工作中她积累了许多人脉关系,如果有好的投资项目,身边不愁没人跟进。于是心想反正投资也不大,何不去试一试。
 
    驱车千里独闯广西南宁
 
    孙某的电话,激发了宋江江创业的梦想和热情,她一连几天都处在兴奋之中。最终,她决定把新车开到南宁,同时把家用物品全部搬到南宁,因为这样有利于她在南宁的快速发展。她决心在南宁好好干几年。
 
    说干就干,当下,宋江江开着车马不停蹄地去了千里之外的南宁。到了南宁,她很快认识了孙某的妹妹,也就是宋江江的上线。租好住房后,宋江江向孙某的妹妹缴了50800元所谓的“消费投资”款项,开始接受培训。“缴钱后没有任何发票和收据,讲课的会场也经常变动,上线叫我不要在社会上公开推介,而要利用人脉关系介绍。”宋江江说,所有的交流包括上课等活动都是分片在出租房内进行,没有一次是在公共场所。几天下来,宋江江还是没搞清楚项目是否有真实合法的公司主体,正当她将信将疑时,孙某的妹妹向她介绍说,她们是专业做消费投资项目的精英团队,是乘国家的正调控和反调控之间的空隙寻求发展的良机,项目是国家行为,到时发工资也是工商银行发。手拿对方发的一大叠复印教材,听着天花乱坠的情况介绍,宋江江的头脑开始发热。
 
    呼朋唤友拉人头一起发展
 
    根据项目的规则和要求,宋江江开始疯狂地给绍兴的亲朋好友打电话,叫他们前去南宁考察。“为了发展,我花光了所有积蓄,同时也透支了亲情友情。”宋江江说。不少亲朋好友十分信任她,听她说在南宁找到好项目后,纷纷前往南宁。来去的飞机票、南宁的吃住行等费用均由宋江江负责。 
 
    奔着当“老总”的目标,宋江江如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百倍,每天在她的出租房内约人开课。她部分邻居和朋友被洗脑后也开始加入团队并发展团队会员。半年后,宋江江的团队有20多名成员,宋江江离“老总”职位仅一步之遥了,孙某的妹妹说,如果上升至“老总”级别,便可以享受每月10多万元的工资。“有时候深夜了,孙某的妹妹也会打电话过来下指示。”她们都奉孙某的妹妹如神一样,恭敬无比,而孙某的妹妹一面对她亲热无比,另一面任务催得很紧。
 
    接近“老总”职位时被一脚踢开
 
    然而,正当宋江江和所谓的团队“老总”只差2个人头时,孙某的妹妹却翻脸了,通过多种方式强行叫她退出团队,理由是她不遵守团队的各项制度。此时,宋江江如末日来临,她根本无法接受,因为她为了项目发展已耗尽了积蓄,而且还带了不少绍兴的亲朋好友。
 
    孙某的妹妹还制造团队其他成员和宋江江的矛盾,通过多种方法破坏宋江江的形象,以便快速将宋江江赶出团队。“那时我才真正意识到上当了,认识到加入的这个项目组织有问题。”宋江江说,她越想越不对,从平时几个细节分析判断这是一个传销组织。宋江江向记者介绍,她的团队中有的成员领工资时名字经常打错,有的成员根本没工资条,缴费和领工资全是现金形式,特别是所有成员在团队中全是化名,不能用真名。“开始我被她们所编的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迷惑了,后来才一步步醒悟过来。”宋江江说,当时她开始萌生退出团队并还款的想法,但她带去的部分人却是越陷越深,甚至还拼命排挤宋江江以达到借她的梯子迅速坐上“老总”的位置,但也有一部分人也想退出还款。
 
    还款行动像上演谍战片
 
    之后,宋江江和孙某的妹妹展开交涉要求退出并还款,但对方却百般回避,开始是找理由拒绝,后来索性拒绝见面,同时还在宋江江的团队中说她的各种不是。
 
    “孙某和她妹妹的住处经常变化,她们的办公室也是住宅用房,我根本找不到她们。”因为每天想着如何还款,精神压力太大,宋江江差不多病倒了。无奈之下,宋江江找到了和孙某较熟的一个朋友作为中间人。3月上旬,大家专程到南宁和孙某的妹妹谈判退款事宜,但孙某的妹妹始终坚持不和宋江江见面,称只和她朋友谈。
 
    在电话中,孙某的妹妹多次借各种理由改动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同时不断要求宋江江写承诺书、申请书等各类书面材料,并通过微信审核,以便逃脱法律责任。经过一天一夜的约见,到第二天晚上深夜,孙某的妹妹才同意和宋江江委托的中间人见面。当时,中间人带上孙某妹妹索要的书面资料来到指定地点等车,孙某的妹妹叫了一男子来接中间人,在南宁转了几圈,中间人才见到孙某的妹妹,再换乘到另一辆车上后,他们搜出中间人的手机并将其关机,然后才开始在车上谈判,这期间车始终没停下来。
 
    在谈判中,孙某的妹妹称因宋江江违反团队制度,各种工资须全部扣除,部分成员的投资款也不能退,同时各种费用全由宋江江自行负责。最后好说歹说,对方仅扔给中间人3万多元退款,并拿走了宋江江的所有书面材料。 
 
    经历了这一场噩梦,宋江江身心疲惫。现在宋江江手头的物证很少,除了一叠复印的培训资料,没有现金来往的任何凭据。宋江江说,对方很狡猾,缴的费用全部以现金形式缴给所谓的“六人审购委员会”,登记者也全部用化名。入会后发展一个下线提成6150元。同时要求所有会员在发展下线时要低调,平时不要扎堆行走。“一年多心血全白费不说,还倒贴了近50万元,传销害死人啊。”宋江江感叹说,虽然她是重新回到柯桥生活了,但她还惦记着远在南宁的朋友。目前,她正计划向新闻记者和法律界人士寻求帮助,进一步搜集证据共同打击害人害己的传销狼窝。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在线咨询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如果有事,您可以点这里给我留言!
    中国反传销协会咨询救助热线
    010-87688211 010-87687239
    010-69243484 027-84894339
    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反传销协会微信公众平台:lixufcxxh
推荐内容
文章排行